t细胞淋巴瘤难治疗吗:《公司的力量》解说词 第五集 危机时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作业大巴 时间:2020/02/27 07:33:44
 《公司的力量》第五集 危机时刻
威尔士公司注册处
1929年10月23日,纽约42街的克莱某件勒大厦封顶,这是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巨大的钢铁轮毂、鹰头装饰的引擎盖,各种汽车行业的标志,装点着这座319米高的庞然大物,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一种象征,公司创造出庞大生产力将美国的财富和权力托举到一个新的高度。1929年美国的生产能力超过了英、法、德3车的总和,胡佛总统宣称:我们正处在取得对贫困战争决定性胜利的前夜,贫民窟即将从美国消失!但是,话音未落,危机突然降临——10月24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开盘的铃声刚刚响过,交易大厅就被抛售股票的叫价声淹没,到中午12点,股票市值缩水95亿美元,相当于1928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八分之一,这不是资本主义世界的第一次危机,当然也不是最后一次,但在当时,还没有人预料到这是一场雪崩式的坍塌。在金融市场支撑下,肆意驰骋的公司在无边的自由里自我膨胀的公司缔造了人类从未领略过的成就,也酿成了人类从未历经过的祸端。公司既是灾难的引发者,也是受害者,。这场危机,不仅改变了公司的未来,也深刻地改变了人们对于市场经济的认识。
要想拯救自己,必先拯救市场,几乎是一见面,纽约5大银行的代表就达成了这样的共识,这是1929年10月24日上午,地点是华尔街23号摩根财团总部,这五个人的身后是60亿美元的资产,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一笔财富组合,几个小时后,2000万美元的救市资金已经安排妥当,银行家们希望能复制22年前发生的奇迹,因为发生在1907年10月的一幕与眼前惊人地相似,美国经济在一轮调整增长后,突然掉头直下,股市震荡涉及银行,造成挤兑,当时力挽狂澜的是摩根财团的创始人皮尔庞特.摩根,“J.P摩根所做的是将纽约所有主要的银行家如今到他那座非常棒的图书馆里,在麦迪逊大道与第36街交汇处,他在办公室里,银行家在图书馆里,他们想尽各种办法寻找需要的流动资金”,有着雄厚财力的摩根财团和银行家们让1907年的美国化险为夷,创造了奇迹的皮尔庞特.摩根被誉为美国现代化大工业的缔造者。和以往的工业家不同,摩根缔造大工业所用的主要工具是华尔街的银行和证券市场。1901年在收购卡内基的钢铁王国后,摩根组建了美国钢铁股份公司,公司市值高达14亿美元而联邦政府同年的全部收入只有5.86亿美元,一位美国历史学家称:几乎可以说华尔街的银行家创造了工业化的美国而纽约证交所为这个新兴经济体注入了成长所必须的血液。
“纽约证券交易所带来了经济的流动性,个人和公司可以通过证交所为新一轮投资和业务扩张进行融资”,“金融是这们一种机制,需要钱的人可以从想投资的有钱人那里等到钱,不错,银行是这个机制的一部分,股票市场也是,华尔街基本上是一个引擎。”
华尔街的崛起使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深度交融,开创了财富制造的新模式。1893年时,美国的工业总产值跃居世界第一,但管理这个强大经济体的却是一个职能弱小的政府,联邦政府对经济生活一直采取自由放任的态度,甚至在70多年的时间里都没有建立中央银行,于是,当1907年的危机到来之后,皮尔庞特.摩根领导的私人公司就扮演了最后的贷款人角色。
“皮尔庞特·摩根公司实际上成功扮演了中央银行的角色,把信托公司的总裁们聚到一起,确保可以通过渠道注资到金融系统内。最重要的是,他撑起人们对金融系统的信心”,“很有意思的是,这表明在过去当美国经济看似陷入危机时让私营机构站出来做出正确的事情,就可以化解危机。”
面对危机,公司不但可以自救,甚至可以救市。为此,平日将大公司视为民主的威胁,把巨富们称为强盗大亨的西奥多.罗斯福总统也不得不称摩根和那些大银行家们是有如此秩序和公众意识的有钱有势的商人,正因为如此,1929年10月24日当纽约股市暴跌的时候,人们都相信只要按照当年的方法去做一定能渡过难关。这一次美国人眼中的救星是老摩根的儿子杰克?摩根。
“杰克到相隔不远的证交所转了一圈,他决定向股市流入流动资金,希望将股市的下跌和抛售挽回到一个正常范围内,他和纽约的一些银行家联手购买价值2400万美元的股票,试图制止急剧下跌和迅猛抛售。”
历史真的重演了——下午,股价强劲反弹,可惜,奇迹只持续了一个下午,第二天开始,股价一泻千里,一个月后,1800亿美元化为乌有,到1930年,美国共有1352家银行倒闭、26355家公司破产,7月4日美国独立日,这一天的《纽约时报经》上登出的消息却是原材料商品的价格跌落到1913年的水平,由于劳工过剩、工资减少,总共有400万人失业,“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在3年内下降了三分之一,投资在3年内下降了87%,失业率却上升到25%,美国所有的商业领域包括、房地产业、金融业全部陷入困境”。
1929年的经济危机究竟是怎么制造出来的?直到今天,经济学家们对此依然没有定论,但是在诸多因素中公司难辞其咎。某种意义上,正是它把自己和整个社会带进了深渊。在此之前,新兴的汽车工业带动了美国长达10年的高速增长。1914年在美国道路上行驶的汽车总共有126万辆,1929年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等汽车厂商为美国人制造了540万辆汽车,燃油、公路建设、维修、玻璃、钢铁、橡胶等辅助产业也随之一同迅猛发展,但是,浮华背后是日益加剧的不平衡,工人工资的涨幅远远落后于经济增长。从1920年到1929年美国的劳动生产率增长了55%,工人的工资只上升了2%。“所有的公司都是为了挣钱,这可能就是公司的原罪。人们做生意就是为了尽可能为自己赚取最大的利润”,“国内市场一般的工人、老百姓没有钱买东西的话,它这个经济的正常运转也就会出现问题的。”
在工业化大生产的时代,生产工业品的人也是消费它们的人,正是这些数以亿计的普通劳动者的消费能力、消费需求决定着公司的生死存亡,但是,作为财富的有效创造者,公司却并不是一个好的分配者。于是,每过一段时间,社会就会经历一次供给过剩、需求不足引起的危机。1929年之祸也正是在此前的繁荣中酿就的,而更糟糕的是当生产和消费出现巨大落差时,金融市场正在脱缰飞驰。
一战爆发后,欧洲大陆上战火让美国成了资本获利的天堂,越来越多的公司将华尔街视为攫取的捷径。1929年夏末,伯利恒钢铁公司有1亿5000千万美元的资金流入了股市,克莱斯勒公司的投资也有6000万美元,但是随着大量资金的涌入,金融资本和实体经济之间渐渐裂开了一道大缝。道.琼斯工业指数在10年内上涨了400%,而同一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只上涨了50%左右。“银行家、普通人都喜欢资产泡沫,因为能够从相关的金融业务中赚钱,人人都会喜欢财富增加”,“当然,你可以称之为贪婪,但是在某种意义上那是所有经济行动的基础。”
就在人们欢呼繁荣之际,大西洋另一端,贪婪已经掀起了毁灭性的巨浪。靠贩卖丝绸起家英国克拉伦斯.哈特立公司,短短几年间,就成为一个工业和金融的帝国,即使在华尔街也能呼风唤雨,不幸的是1929年9月,这个风光一时的公司伪造股票交易凭证掩盖巨额亏损的事实被曝光,引起伦敦和纽约股市的一片恐慌,仿佛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被推倒,连锁性的危机爆发了,当摩根财团都无能为力的时候,还有谁能够挽救市场。
1907年危机渡过后,意识到自己力量不足的美国政府成立了联邦储备局,但是面对1929年的华尔街,美联储并没有采取行动,在绝大多数美国人的意识里市场自有上帝之手去平衡和调节。“如果当时政府投入巨额资金,局面可能会有很大不同,有可能会让美国走出大萧条”,“一连串的政策失误,银行大量倒闭,金融业的危机和资产价值的暴跌,最终迅速冲击了实体经济。”
该管的没管,不该管的却管了起来。1930年6月美国国会通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贸易保护法案,修订了1125种商品的进口税率,其中增加税率的商品有890种,据称这样做的理由是为了保护美国公司。“人们在失业、行业在亏损,竞争环境恶劣,人们认为应该得到保护,其实,获得保护的唯一方式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具竞争力,但不幸的是有时候我们也会像当时那样想。”
作为被保护的对象,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赞同,政府应对危机的这一措施,通用汽车公司驻15个国家的49个海外代表向华盛顿民了106封电报说的都是同一件事,新税法将会孤立美国经济,并招致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萧条。大约1000名美国经济学家联名上书胡佛总统要求终止这种愚蠢的做法,摩根财团的高级合伙人拉蒙特后来回忆自己在白宫力劝总统的场景时说:我几乎要给他跪下了!但是《斯姆特.赫利关税法》最终还是通过了。
 “这次关税提升,在美国过去的100年里是最惊人的,也是幅度最高的,它引发了其他国家的报复行动,所有国家都开始设置贸易壁垒,自由贸易崩溃,它和通货紧缩一起加剧了大萧条。”
报复接踵而来。加拿大将16类美国商品的关税提高了30%;意大利对美国汽车征收了100%的关税,凡歧视英国商品的国家,英国对其商品一律征收100%的关税,一年之内,大约60个国家出台了贸易保护法案,这些以牙还牙的法案导致的结果欧洲的贸易总额下降了三分之一、美国商品出口下降了82%,其中仅克莱斯勒汽车对欧洲的出口量就骤减了一半。危机像病毒般蔓延,全球贸易额萎缩60%。公司在这场经济寒冬中瑟瑟发抖,没有人知道,春天还有多久才能到来?
此时的美国经济,仅仅用衰退已经不足以形容,为此人们发明了一个新的词汇:“大萧条”。
一向信奉市场万能的美国,面对一个极度崩溃的市场,不得不作出自己的新选择。“那时候大公司已经感受到了危机,危机对实体经济产生了恶劣影响,政府不得不进行干预,以防止它演变成一场灾难,况且情况已经很糟了。”
1933年3月美国新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就职演讲中,传达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信息。他说道:“美国人民不是束手无策!在这个紧急关头,他们已经授权政府采取直接的、强有力的行动,他们要求在政府领导下有纪律、有方向,他们选我出来实现他们的愿望!”
 “美国总统罗斯福打破了最低限度的国家正常状态。他推行了一项制度,使国家可以直接雇用失业者,控制农业领域的生产价格,直接创造并管理一部分经济活动”,“政府还组建了民事保护集团公司等机构,让失业的年经人获得了工作,为政府工作,为政府修建道路、建设国家公园。”“我们的竞选口号是什么?苏茜”。“好日子又回来啦”,“好样的,正确!”
政府的行动带来了经济复苏的希望,美国的公司和政府进入了新的蜜月期,就连高度云集自由市场的摩根财团掌门人杰克.摩根都感慨道:所有国民都十分钦佩罗斯福的作为,我们过去从来也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但蜜月总是短暂的。1933年春天,摩根财团接到传票准备接受国会调查,这只是一个序幕,在总统敦促下,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将去了解恶劣银行行为的所有影响,这无异于颁发了全面调查华尔街的许可证。在此之前,华尔街这个美国乃至全世界最重要的金融中心,本质上是一个百万富翁和金融掮客的私人俱乐部,几乎无人管控。5月23日深藏简出的杰克.摩根出现在公众面前。“杰克.摩根在听证会上,从未被指挥有任何不当行为。听证会是调查性质的,或是为了收集信息,试图了解华尔街如何运作以及如何进行改革”,“当公司做了好事,我们不会记得;当公司做了坏事,就会被看作,整个政治体制中的大恶棍。”
也许,70多年前的小摩根只是一个替罪羊,但他见证了一个没有监管的金融时代的终结。美国政府以此为契机,为资本市场建立起新的秩序。1933年5月27日,总统签署了《联邦证券法》,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部规范证券市场的法律,6月16日国会通过了《1933年银行法》,根据这项法案,强大的摩根财团被一分为二。
“它对于塑造资本市场极为重要,因为它通过新的法律来约束公司,例如,要求他们披露商业信息,这在以前从未有过”,“其实,当时公司不愿意这样做,认为这不过是更多的政府干预,但事实上,它有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当公司发行债券、筹集资金时,它可以提高公众对财务报告真实度的信心,从而使得华尔街和美国市场吸引了更多的投资者。”
随着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的成立,那些在华尔街上翻云覆雨的金融大亨和弄虚作假的上市公司,都被套上了笼头。
从20世纪30年代的这次危机开始,人民逐渐意识到市场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这是资本崛起的过程中一个划时代的转折点。从此以后,监管一词出现在各国经济运行的轨迹中。政府对于经济运行的态度不再是放纵自由,取而代之的是混合经济模式,这是人们对市场经济制度的一次重要修正。
 “现代经济主要是混合经济,而不简单是市场导向的经济,或者是公司导向的经济,我不曾知道,在哪一个重要的市场中没有这样或那样的政府管制”,“重要的是,所有市场都要在一定的法律框架之下运行,那种认为存在可以为所欲为,完全自由市场的想法是错误的,即使在英国这样自由开放的经济中也不存在。”
此时,在古典经济学的故乡英国,剑桥大学教授约翰.凯恩斯已然颠覆了传统思想,在1936年出版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一书中,凯恩斯创建了一个以国家干预为中心,以消除经济危机和失业为目标的学说体系。“他曾经说,政府应该在经济萧条时进行投资,通货膨胀也是发展所必需的,他是一位英国的经济学家,他让英国人懂得如何调控经济,后来,这些观点又影响了美国。”
凯恩斯的理论被称为经济学的一次革命,有人称其影响就像是哥白尼对于天文学、爱因斯坦对于物理学,因为它改变了此前100多年中只由市场之手调节经济运行的理念。从此,政府对于经济生活的必要作用被重新估量。
“自由市场存在很多不尽如人意之处,这是使用自由一词的问题所在。自由听起来很好,但是我们不能将自由市场和好的市场混为一谈”,“罗斯福新政的一个核心内容之一就是政府对市场规则、经济规则,做更多的介入,做更多的界定。”
对当时正在解救危机的各国政府来说,凯恩斯常说既是一种注解,也是一种理论支柱。美国政府在加大投资,提供就变的同时,提供了一系列维护市场秩序和社会公正的法律。经过几年的调整,妻子从丈夫手中接到了久违的工资袋,失业者领到了能保证一日三餐的救济金,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也有了一个遮风挡雨的庇护所。政府就在身边,这是美国人从未感受过的冲击。1933年5月,迪斯尼公司上映了动画片《三只小猪》,片中的主题曲《我不怕大灰狼》一夜之间风靡全国。有人称赞此曲对于鼓舞美国士气的作用堪比罗斯福新政。
当大多数公司身陷绝境的时候,好莱坞则迎来了长达10年的黄金时代,庞大的美国电影产业开始形成。每年高达500部的影片给人们难得的欢乐和慰藉。1935年时,美国只有1亿人口而电影院的座位加起来却超过1100万。
经过几年调整,美国的市场渐渐趋于平稳,不过,在同样沉陷经济泥沼的德国政府却在挽救危机的过程中渐渐走向了一个极端。在工业巨子克虏伯的办公室里,醒目地悬挂着希特勒的肖像,下面写着:同元首在一起,直到胜利!德国的公司和多数民众都相信:希特勒是复兴德国经济的希望所在。事情在开始的时候似乎的确如此,“整个国家大举借债,然后制定了一个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比如修造高速公路等,同时,大量制造武器,这一系列举措的结果是1933年之后,德国在经济领域取得很大成就,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成为最成功地走出经济危机的国家,被国家主义和利润至上所鼓荡的德国公司成绩斐然,1939年里,它们为国家储存了足够吃两年的粮食,和27万吨猪油、腌肉和黄油,还有170艘各类战舰、3350辆新型坦克、8295架作战飞机和140万德国士兵,依靠政府的订单,6年时间,克虏伯公司的纯利润就提高了近18倍,“企业家非常乐于接受政治性指标,因为他们可以不停地生产,他们能一直获得订单,这没有任何问题,这要比市场好得多,在这种情况下,国家要比市场好得多,那时候根本没有人问任何问题,从这方面讲1933年到1939年的德国纳粹政权展示了资本主义是完全可以和专制独裁完美结合的。
仅仅依靠政府的力量就能重现经济繁荣,美国的许多公司似乎并不愿意接受这种观点,当1933年的《工业复兴法》出台后他们明确表达了对市场经济的理解和坚守,在那份法案中规定了工人一周最长的工作时间以及最低的工资额度。
“我认为当时美国很多大公司的领袖包括亨利.福特,都极力反对此项措施,他们认为工资应该由市场决定,如果政府给工资设定基准,会让美国公司难以竞争。”
对此,亨利?福特表示如此做法,公司倒是消受得起,然而,这就象拿家里的家具当柴烧,过不了多久,柴火烧完了,家也没了。福特曾率先旅行8小时工作制和5美元的工资制,但那是公司为盈利而主动选择的,而在经济萧条,大多数公司的利润微薄之际,规定工资额度无疑会增加成本,企业要么转嫁给消费者,要么裁员,否则就只能再次倒闭。
对《工业复兴法》的争议持续了2年。1935年美国最高法院以8:1的票数宣布《工业复兴法》违背美国宪法予以废除。这一年,最高法院一口气取消了11种新法,危机爆发后的几年中,为了雇佣和救济失业者,政府花掉了30亿美元,这相当于上届政府的全部预算。大量的政府工程和非营利的国家公司使得国债在短短几年内翻了接近2倍,为此,政府不得不增加税收。
“这项税收政策也遭到了福特和很多重要商界人士的反对,就像我之前说到的那样,他们认为政府在以一种极其不好的方式干涉市场,这样做会损害竞争,削弱公司之间的竞争力。”
在增税的同时,政府开始大量削减公共财政支出,罗斯福总统相信:美国经济已经走出了谷底,政府可以退出市场了。然而,事与愿违,增税迫使许多公司不得不减员增效,而公共支出的减少又砸碎了许多人的饭碗。失业,是每次经济危机都必须面对的难题。但工作岗位的提供,最终只能依赖市场的复苏。到1939年时,美国的失业率又一次超过17%。刚刚抬头的经济,再次被推回谷底甚而有人将此称为“罗斯福危机”。一位英国经济学家做出了这样的评价:罗斯福先生对自己提出的很多问题,也许给出了错误的答案。但是,他是现代美国第一个提出正确问题的总统。
在市场经济中,政府到底处于什么位置?危机来临时,政府能做什么?该做什么?直到今天,这依然是个重要的问题。
公司惹祸,带来了社会的重建,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危机,矫正了无数人的绝对自由意识,就像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提出的那样:政府有责任消除贫困,保护公民免于匮乏的自由。市场可以有效地筛选出强者,但它们无法保护弱者,因此,维护社会安全,保障基本公正的使命,政府责无旁贷。
市场不是万能的,政府也不是,也许从来就没有无所不能的拯救者,公司的明天不能等等救星来开启,就在一片低迷中,一些日后引领经济潮流的新产业逐渐显露活力。
“1935年美国通过社会保障法,这意味着政府必须为几乎每一个受雇佣的美国公民进行存档,于是,对于这些能处理新数据的机器产生了巨大的需求。”
IBM公司早就为这种需求做好了准备。1929年的经济衰退对年经的IBM公司来说几乎是灭顶之灾,它当时的主要业务是制造考勤钟,到处都在裁员的时候,谁还会购买这种办公设备,明天在哪里?还有明天吗?公司创始人约翰.沃森年近花甲却信心十足,他说:我们不会坐等事情的发生,我们要促使事情发生!老沃森非但没有缩小生产规模,反而扩大生产,卖不出去就储存起来,1930年到1933年IBM的生产能力提高了30%,1933年时,公司还建成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工业实验室,
“如果回顾一下技术研发的历史,我们会发现,经济危机对于研发反而是有利的,这导致了市场的整合,就是说力量较小的公司消失了,较强的公司则必须考虑如何合理安排他们的生产以及工作。”
1935年当政府需要对2600万就业者的资料进行数据处理时,唯一能胜任的公司就是IBM,它就开发的第一个运行乘法的会计机、字母打字机,立即派上了用场,第二年,IBM的销售收入就达到了2500万美元,拥有员工9142人,在随后的几十年中,IBM几乎成了工业计算机的代名词。
无人能够左右变化,唯有走在变化之前,经济危机是市场重新洗牌的过程。每一个富有创造力的公司,都会在危机中寻找商机。20世纪30年代,杜邦公司开发的新产品氯丁橡胶,正在替换所有旧式汽车轮胎,克莱斯勒的新车刷新了车速记录,让高速公路网有了名副其实的意义。
周一到周五,在家长里短的广播节目中插播的肥皂广告,让人们认识了肥皂剧,也认识了宝洁公司。新兴的实体经济、被规范了的金融业,以及更加完善的市场体制,为世界经济重归繁荣奠定了基础,不过,由公司证实全球经济的新一轮繁荣期的到来,还得再等十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