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母细胞淋巴瘤:如果你冷,听张悬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作业大巴 时间:2020/02/27 02:41:07

                “今天的天气好吗? 
     今天的世界好吗? 
     今天的家人朋友是否都无恙? 
     让自己出去走走”——张悬《今天的天气好吗》 
     
     北京的天呼啦啦就冷了,早上仅有2度 
     这是一个适合听张悬的时节。 
     
     昨天,我看到一网友攒了一张收录她现场表演的CD,self-released。 
     字眼很有意思,如同私印的诗集,有煽动的独特魅惑性。 
     好吧,在混听了一个夏天的摇滚、电子和仙乐后,我又开始掏出她的东西,推了一个收录得更全的试听链接。 
     
     “你们只要喜欢我唱的就好,什么方式不重要。” 
     她不介意盗版或者下载她的歌来听,她祝福不论用什么方式得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但珍惜的人。 
     那是她在今年4月春末在北京的一个live house里表演时说的。 
     我去看了现场,演出结束后在屋子外打了个冷战。 
     
     她是我第一个喜欢的话痨型歌手。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岑老师的博客里,06年的4月。 
     那时候她还没怎么发行CD,在台湾已经小有名气。 
     Youtobe里,一个长发女子用系了好多奇奇怪怪五颜六色圈子链子的手拨弄吉他,唱:“我们并不拥抱”、“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 我最喜欢你” 
     
     然后我就哭了。 
     
     当然,也不单单如此。 
     
     “我特别珍视她的那些翻唱歌曲,她怕别人怀才不遇,其实我也是这么想。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影响力,或者当她意识到的时候,她都还是先做个摇滚迷,不知不觉地她就串起一个台湾独立音乐的地图和频谱。 
    至于她自己的歌,我始终觉得都是幽闭的产物。那种烙印很深刻,所以有吸引力,就像黑洞。 ”——岑老师如是说。 
     
     
     张悬是个话痨,需要不停喝酒、手舞足蹈、讲冷笑话来缓和自己紧张的情绪。 
     她说如果不说话就容易咳嗽,很怕冷场。 
     她说她走在王力宏的后面,差点被保安轰出去了。 
     她说要让自己自由,活得不打扰别人,也不让别人打扰自己。 
     
     希望独立得只做自己,又希望得到众人认可,怕听众喜新厌旧,也怕别人簇拥又遗忘的匆匆,所以宁可把自己放得很低。 
       
     吐舌头、做鬼脸,和朋友说话撒娇——这种稍微有点卖乖的可爱,其实是因为太在乎自己的表现? 
     需要和别人交谈来肯定自己,懂很多细致的道理,要跟人分享,然后在分享中肯定自己。 
     只有闭上眼睛唱歌的时候,才找回自己的自信和绽放出本有的光芒。 
       
     就是这么一种人,看自己永远没有别人看自己好。 
     
     然后你还会看到你自己。 
     仿佛这个差不多年纪的女孩跟你一样成长——受伤、自卑、迷茫、挣扎、渴望温暖和希望。 
     
     青春期也剪短发、抽烟、喝酒、玩摇滚,尝试很多离经叛道的事情。 
     
     然后再慢慢地收敛、平和、知性、成熟。 
       
     她的现场是不停说服自己给这个世界以温暖和信任。 
     
     因此,喜欢她,决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一个歌手,她更像自己内心的一面镜子,映衬那些痛和乐。 
     
     比起陈绮贞那些猫猫狗狗、花花草草雕琢精致的糖水音乐,我更喜欢张悬能随时随地拿起吉他唱起一首对现场情绪的歌。 
     
     即便会被所有陈绮贞的死忠们敲死,我都忍不住要说,陈绮贞真像万芳她表妹,无论是长相还是音乐,不相信的话,大家可以搜搜万芳的《孩子气》来听,简直是陈式音乐的鼻祖。 
     
     当然,陈绮贞老师的歌都相当适合KTV唱,而张悬的歌除了《宝贝》等个别,都不太适宜在KTV唱,注定前者是伪小众,而后者是真小众。 
     
     最后,我想说的是,这张self-realised比张悬的CD们更显得弥足珍贵。 
     仍然能一堆粗糙的现场杂声中找到她“芒果跑”时期特立独行的那种姿态。 
     
     PS:和岑老师对话张悬和范晓萱http://www.douban.com/review/1227789/ 
    岑老师写的芒果跑时期的张悬 http://www.douban.com/review/1110283/ 
    他比我写的要好多了,并且,是从一个男人的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