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掌反射区图片:法国政要女保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作业大巴 时间:2019/11/17 14:02:19

在很多国家,政要女保镖正逐渐流行起来。她们拥有高学历和高智商,身手了得,出色的个人素质和危机处理能力让她们很快便成为政客们的抢手货。在法国“国家保护政要特勤机关”,就有这样的一群巾帼英豪。她们是一群现代法兰西女骑士,装备着耳机、无线电和左轮手枪,时刻准备着为保护国家领导人献出自己的生命。法国“国家保护政要特勤机关”(SPHP)是法国警察中的一支精英队伍,成立已有75年了,如今的770个成员中有70名女保镖。
向政要证明自己的价值
“1979年,当我刚来到这儿的时候,这里没有一个女人,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先驱。”在这行干了25年,如今已经退休的安妮回忆说。
刚开始的两个月,特勤机关简直不知道该把安妮放哪儿,于是派她去坐办公室。但安妮依旧天天锻炼,一直等着上头给她找到合适的任务。“我的首次任务是保护到访的国外领导人夫人,但她们都把我当成了贴身女伴而不是保镖。”当政要夫人带着她逛街购物时,安妮得时刻紧盯着那些大大小小的包裹和塞满钞票的钱包。“相比起夫人本人,那些东西受的威胁要大得多。”
上世纪70年代,保护政要特勤机关的选拔方式是内部推荐,没有专门的培训课程,入选的唯一条件是会射击。后来,保护政要特勤机关向所有从业3年以上的警察敞开了大门。男女应征者接受的筛选程序都是一样的:高水平的体能测试,语言考试,还有两场面试。
第一场面试由一位应用心理学家操刀,主要评定他们的意志坚定程度;另一场面试则由警官组成的评审团来进行。一旦被录用,这些见习保镖会有四周的培训课程,学习如何进行贴身保护、鉴别爆炸物,甚至是做静脉注射。
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向政要们证明自己的价值了。而这往往不是件容易的事,一些部长甚至会拒绝给自己分派女性保镖。“他们有很大的疑虑,如果发生大型骚乱的话,他们很难相信一个女人会立刻拔枪射击。”2001年来到保护政要特勤机关的女少将娜塔莉说。“我向保护政要特勤机关提交了申请,因为我天生就有冒险的欲望,而我并没有失望。”42岁的玛丽安是个纤巧的黑发女子,全身都是精瘦的肌肉。当摩洛哥国王私下造访法国时,她是随同保镖。作为一位高水平运动员、飞机驾驶员执照持有者,玛丽安曾经陪伴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潜入深海,与卡塔尔国王一同在阿尔卑斯山的Courchevel滑雪……
秘密武器
为了争取到“外国政要安全分部”总管的位子,负责国际峰会举办时的安全,伊莲娜花费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有些人用尽了各种手段阻止伊莲娜,就因为她是个女人。”一位同事回忆说。而现在,这位年过半百的女士身穿一条深色西装裤、耳夹无线耳机、手放在左轮枪上,指挥着各个国际首脑会议上多达350名安保工作人员。当记者见到她时,她正为在尼斯举办的法非首脑会议而忙碌。
这位11岁男孩的母亲最初在公共安全部工作,之后加入空军伞降救援队和法国国内侦察局DST(相当于美国的FBI)。她的动机是什么呢?“为了反驳对我的蔑视,以及完成前所未有的任务。”现在,她终于如愿以偿了。1999年,当科索沃战争如火如荼时,她还被派往当地半年,为未来的科索沃警察们做培训。
伊莲娜拥有保镖需要具备的所有特质:讲多种语言,头脑冷静,拥有运动员的体质。“这项工作非常考验人的耐力,因为你全年都在戒备状态,不要惦记什么35小时工作制。你得随时准备出差,特别是搭乘长途飞机,所以身体疲劳是会不断累积的。我只能每天坚持锻炼,用以保持自己的精力。”
对于女保镖来说,她们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险情,还有许多不可预料的情况。“每到执行任务的前一晚,没人能睡个好觉。”纳迪娜在保护政要特勤机关当女保镖已经有23年了,之前一直在巴黎警察局做教官。“这项工作的原则是做事尽可能低调,但又要无处不在。不管面对什么场合,你都要保持镇定,帮助受保护人避开各种潜在的危险。”
回想起英国伊丽莎白女王造访巴黎的情形,她回忆说:“女王殿下说想坐着欧洲之星来法国,光是准备这次火车旅行的安全保障,就够我们和英国同行们花上好几个月的时间了。最后,政府同时出动了两列欧洲之星,目的是将英吉利海峡隧道内的事故可能性降到最低。”
那次任务结束后,女王非常满意,并亲自接见了安保组的全部成员,送他们每人一张签名照以表谢意。得到这种认可,对于干这行的人来说是非常少有的。“我们是政要人士的秘密武器,可以出入各种机密场合,但永远只是国家安全机器中的一个零件。”曾为法国前总理拉法兰担任保镖的纳迪娜说。
有时,保镖的工作不仅要求过人的精力,也需要清晰的分析和协调能力。“在大型会议比如法非首脑会议上,我得协调600多辆专车、60个道路交通安全委员和22支随行车队。每个环节都是分秒相接的,如果哪辆专车没有准时出现,或是哪位重要人物擅自离队,我就死定了!”娜塔莉笑着说。
过于漂亮也会是一个问题
如果被保护政要的夫人嫌派来的女保镖过于漂亮的话,也会是一个问题。“我们有位女保镖曾拿过经济学学位,当她陪同一位外经贸部长时,两人交谈甚欢。”保护政要特勤机关的头子弗里格回忆说,“但是,部长的宣传顾问突然发现,正采访外经贸部长的电视节目把大部分镜头和话语权都给了女保镖,不认识的观众简直都要把她当成部长了。我们赶紧把那位女保镖换了下去。”
事实上,除了法国之外,在世界其他很多国家,政要的女保镖正逐渐流行起来。她们有着高学历和高智商,身手了得,出色的个人素质和危机处理能力让她们很快便成为政客们的抢手货。一名俄罗斯专家认为,从长期角度看,女性比男性更适合担任政要保镖这个职业,因为女性很少酗酒,她们很关注自身的生理、心理状态。男性在这项工作中按逻辑办事,但女性还有情绪方面的感知,她们能够感觉到危险,并且相信自己的感觉,最终作出正确的选择。
今天,尽管这项职业已经开始女性化,但申请做女保镖的人其实还是很有限的。7天24小时随时待命,连续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在全球到处飞,这对于维持家庭生活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另外,她们还要面临每周三次的军事训练。“我们得把工作和家庭尽量都平衡好,而且得有个非常通情达理的丈夫。”伊莲娜说,如果女保镖的丈夫正好也在做同样的工作,那就是最幸运的事了。
摘编自《南都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