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掌大鱼际青筋图片:【回家】“借”俩兄弟过龙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作业大巴 时间:2019/11/15 21:58:01
   (一)
  
    斯林是个精力充沛知性能干的女人。用“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夸她的男人们好多,让她的老公得意中也夹杂点醋味儿。这样“腚做锅台手把勺”的当家婆,就是再发点儿彪,明智的也要忍让三分,谁让她对公婆好,好到无可挑剔那?!
    卯年近尾,斯林还像往年一样抓“早”字。彻底埽除、巧备年货、花样礼品、亲情红包……腊月二十六一切都忙乎妥帖了。老公看着给他爹妈各自准备的一大堆蹊跷礼品,连说话声都温柔了三分。
    斯林只有两个兄弟,共小她2岁半。她心够大命够硬。母亲走去16年,小弟走去11年,大弟也走去4年多了。剩个不省心的老爸折腾了三次婚姻和母亲一生的积蓄,最后和小他25岁的女人登了记,独自到外面单过了。关键“小继母”不是个省油的灯,硬是戳和老爷子将已患三级扩心病的大儿告上法庭。最终三年他“打赢”了官司,却屈死了唯剩下的大儿子。一想到这她只能暗自咽泪。6年了。虽有朱熹“父不慈,子可不孝”说,但她痛着、恨着更挂念着,如胶着般堵心。
    天底下除了时间是缝合心灵伤口的妙针外,还有另种催化剂,那就是身边又一群高品亮节,知书达理的朋友。斯林在网络三年里就交上了。“人怕劝,车怕颠”,她的开化就赶在卯年的父亲节前。她带着小弟媳和两位堂姐姐去看了父亲。这一件事做得让她自己都感动受用。她捡回了属于自己的父亲节,之后亲情之花蔓延心田。她感觉该为这个龙年做点“有意义的事儿”。

   (二)    
    
    斯林的一对弟媳贤良知性又都做教师,各自领着儿女孤守至今。两个只差13天的卯兔兄妹都本科毕业,都找了工作。当姑姑的她看着高兴中伴着暗伤。这一双侄男侄女也懂事儿,工作头一年就给她送来价值不菲的生日礼物。是家教,更是骨(姑)血亲。他们越是优秀可爱,斯林越是想俩兄弟,在“天堂纪念网”中,她送去一篇篇纪念的诗篇,带着木鱼佛音、凄婉数落,还有哗哗的泪水。
    近年来最伤心的事就是回家过年。回家?哪有家啊?大弟健在时,守着妈妈的老房,每到初三她会带着老公儿子,约上小弟媳和侄女大包小卷去那里欢聚一下。看到大弟给老娘设的灵位供果,便会点柱香,拜三拜。心泪就像流到了妈妈面前,挺痛快,挺温暖。这样的年多是喜泪参半,吃的什么不重要了,重要得是心像到了家,感觉叨念数落的事儿妈妈、小弟都能听到。
    大弟走了。一是少了那会做饭的兄弟,二是这样的伤心老宅让她纠结。从此老姐为大,大年娘家人的一聚,就改在了她家。
     腊月二十八斯林像往常一样和弟媳们商定龙年的相聚饭局,结果小弟媳挣着要在她的新房子里安排。斯林心生感动,深知弟媳的美意,争让不过,就拍板在初三去小弟媳家过年。
    斯林是最喜欢和痛爱小弟媳越儿的。当年是她穿针引线将本单位的中专教师越儿介绍给做英语教师的小弟。从此就有了篇《我和弟媳的姐妹情缘》在网络里点击183万,成了她300多篇作品的首屈。这数字她不信,就上网搜,结果发现“吸墨”、“來普托普論壇”等都有了链接粘贴,好在还是属着她的网名,侵权也无奈。
    小弟得了罕见的肌肉恶性肿瘤不到5年去世,英年才43岁。越儿40岁开始孤守,接着又去世了自己的爹娘……斯林总感觉是自己没给弟媳一个健康长寿的伴侣,深感压抑。为还这笔情债,她领会着小弟的《遗嘱》,5年后给她介绍一位很体面可靠的男人,却没想到她调了人家两年的胃口,连个手也没让人摸。最后用“谁也赶不上他优秀!”而彻底断了再婚的念头,至今又是5年了。
    
   (三)
   
    越儿三年前在华南动力院景买了130多平米的新房,头一年温锅加大年初二聚就安排在她家。没有了老房的旧影,却有小弟和越儿的合照,斯林的眼光刚刚扫入,还是像被电弧光刺了般,一顿流泪。一时间她独自躲到小书屋,拿起一本弟弟最爱的《易经诠释》,体会着至亲的余温。那年的一聚,悲凉大于喜庆,饭局默默而压抑。那顿饭她是泪水拌酒饭,越劝她反倒落泪更凶。第二天眼睛肿的像个桃儿。所以去年斯林说什么也要在自己家里聚。
    又一个365天。心境因为找到了父亲有升华了吧?这次要去越儿家的心情开放了许多。她想给越儿一个惊喜,就背着越儿找来了哥俩生前共同的好哥们儿一起到越家做客。
    正月初三斯林首次带着儿媳组成了4人“亲友团”,又去一道接来了大弟媳和侄子,早早来到越儿家。
    一进门就看到越儿的餐桌摆放着好几道凉菜,厨房台面又摆好多荤素搭配的待炒菜。看到她忙碌得脸儿绯红,笑颜如花,看着她布置一新,宽敞明亮的新家,斯林心豁得透亮起来,赶快放下礼物冲到厨房便打起下手来。
    “姐——这份烤大虾你来做,那口味孩子们最喜欢!”
    “姐——把小鸡炖蘑菇盛出来吧,那是小笨鸡,我早早就闷烂了。”
    “姐——那海参你都做了,不要留……”
     姐——姐——姐……斯林的心像冻莲,一层层化开去,暖暖的,想哭。
     多年前,在妈家也是她俩配合做年饭的镜头,又一次次推近——拉远,所有亲人的脸庞瞬间展现,像在梦里。
     侄女在桌前摆着餐碟,斯林一看说:“再加三位!”
     越儿愣着:“还有谁?”“我的两位兄弟啊!”斯林神秘兮兮地说。
     越儿是个直性人,猜不透玄机就一遍遍问。“炖性”对她来说是种折磨。
    11:40分斯林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小兄弟“——大韩老师的。原来他找不到“北”,她只好吩咐侄女下去接。越儿一听是大韩,微笑的嘴角又挂上了感激,说:“太好了,真是没想到。”
    小弟最后一夜,就是这位哥们儿将越儿劝回家休息的。整整38天的期守人都瘦得脱了相,谁劝她也不成。“回光返照”越儿不懂啊,那天小弟好精神,心痛越儿就赶她回家,又缠着大韩说文讲古,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离……越儿就没赶上小弟临终前的最后一口气,哭得死去活来,责怪着自己,一遍遍听大韩述说最后那夜;小弟和大韩一起背260个字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一遍、两遍、三遍……背着背着就说累了,困了,睡去了……当午夜3点大韩推他时,小弟已经很安详地去了。在大韩亲致亲读的悼词里,让斯林感到除亲情之外的友情也会感天动地。他给小弟那样“高德大爱”、“大性情”的人生评价,让她“泪飞顿作”感激终生。
    “大韩兄弟,你过年好!姐姐想死你了……”斯林紧紧捂住他的手,像抓到了一种亲情,手是颤颤的,心是热热的。全家人都为这位老朋友的到来高兴着,寒暄着。
    快12点了,酒菜全都备齐了,就等这“东风”了。越儿有些急了。但这次她仿佛有了些点化,说出的几个名字都是兄弟俩的同学好友,但还是:“——不——对!”
    
   (四)    
    
    当百为这位已经做了多年私企老板,和大弟弟同龄的“发小”带着妻子出现在眼前,两个弟媳都惊讶地叫了起来:
    “是你啊?!百为大哥!百为大哥、大嫂过年好!”
    “稀客、贵客啊!又是四年没见了……”
    “姐啊!真是有你的,你真是一流的公关策划人才!你是怎么想到的,太有才了……”
     一片唏嘘,一片问候,在这样的景致里斯林是得意而欣慰地。同时他和大弟弟生前至真至诚的交往和身后对家人孩子的关照抚恤,像电影般放来。
    龙年,找俩兄弟来家过年,对这两个没了男主角的家庭有多奢侈啊。它像早春的二月的春风,吹开了心头雾,送来了人间情。思念的潮,合着敬酒的潮阵阵掀起,所有的美好都化成殷殷软语,祝福成章;所有的思念都洒泪成花,笑看亲人在天之灵的庇护,安康今生。
    这酒局喝着,说着,绵长温蕴。话题跨越历史,穿越时空;趣在青春,乐在中年,友情无边,感慨无尽……斯林在心底呼喊——我亲亲的兄弟们啊,你们看到了吧?安慰了吧?!一转念就端起了酒杯站起:
    “大韩兄弟,姐姐亲自敬你一杯!我小弟有你这样的哥们儿做朋友,此生足矣……”
    “百为兄弟,还有你的夫人,这杯酒姐姐我先干为敬!我这两个兄弟在天有知你的大恩大德,会含笑九泉,庇护永远。我代表全家老小感谢你……”
    斯林一口敬干,真诚爽快无比。这喝下去的酒啊,由如她的人生,先苦辣后酸甜,最后就有了芬芳,有了沁人心扉的回味……
    那天酒局过后斯林给大家照了好多相,其中一张就排出了:俩弟媳、俩哥们儿、斯林和爱人的组合。大家乐融融的样子,谁能说他们不是一家人呢?
    
    那天送走了朋友,斯林又领着她的“团队”去给老爸拜年。虽然大弟媳和侄子侄女没去,但她尽力做了说客。见了爸爸和那个女人,大家都挺拘礼,所有的过场倒像走亲戚……
    斯林竭力地打着圆场,找些感心的话问候,又把儿子的未婚妻介绍给爸爸认识,只是怎样也煽动不出激情热烈的场面。老爸问话多是她一个在回答,她仿佛找不到更好的话题。那个女人挤出点儿笑容,再就是乜斜着每一个人。这和中午那顿“借”来的龙年兄弟宴,真无法比拟。
    回来的路上她一声不语,反反复复问着自己:人要活到什么份上,才能让死去了的人像活着的一样?人们为了情亲的维护,做人的高品,要坚持到始终看来还真是不容易?!来年是自己的“本命年”,若把这个“团队”拉到老爸家过年?那个女人能答应吗……
    车轮飞转,酒劲儿上来般,斯林“一半清醒一半醉”地感悟着。整个车厢里沉寂着,仿佛要在沉默中爆发或在沉默中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