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诊辩证视频:做父亲的另一种心思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作业大巴 时间:2019/11/13 18:39:55
    大年总算过完了,其实过年的身份很特殊,我既是儿子也是父亲,人有时候做双层身份味道是不一样的。记得快过年的时候也是赶了个礼拜天,我去机场接儿子。本来儿子还能早回来两天,可他说我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是大局的头儿,事情一定很多,不敢在休息日,很难有时间。

    看来儿子是长大了,尽管这事情很小,可是作为父亲,我的心里还是蛮高兴的。在机场我等了半个多小时,儿子乘坐的航班就落地了。就在第一时间,儿子发来短信说飞机落地,老爸放心。说起来也是奇怪,每次去机场接儿子,心里都不是个滋味。看着往往来去的旅客,我的心里不知道是被什么蒙住了,总觉得不透明,总觉得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

    看来儿子还是知道父亲的心思。儿子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把消息告诉父母和妻子。人就在这样,许多事情是用语言说不明白的。有人说这是亲情,也有人说这是血缘关系。其实让我说,这是生命的一种眷恋,是生命固有的一种期盼。

    看见儿子从里边走出来,我有些激动。尽管去年十月我才去看过他,时间不过两个多月,可真会儿看到他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儿子穿着一身很时尚的服饰,说到这点,儿子算是遗传了他妈妈的基因。从很小的时候就很讲究这个。和我比起来全然不是一个概念。

    我是个不修边幅的人,也许这个自己的理念有关系。我觉得做人应该注重内涵,外表固然也能展现人的一种精神,可是和内涵比起来总是让人觉得缺少了点什么。不过妻子儿子不这样认为,没有一个好的形式,内涵怎么承载呢。细细想来,好像也有道理。不过好多年了,我是习惯成自然了,所以也就不想改变自己什么了。

    不过这阵子看到儿子很潇洒的从里边走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是自豪。觉得儿子的做派简直就是时代的一种精华。儿子看见我了,先是挥手,然后拉着行李箱小跑着来到我跟前,叫了一声爸爸,当时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应答。

    看到儿子穿的有些单薄,我就问冷不冷?儿子说不冷,他穿的衣服看起来很薄,其实都是质量很好的保暖衣服。当然了,现在的年轻人和我们不一样,有时候为了追求美,会让自己受点罪的。说到这一点,我一直和妻子儿子的意见不统一。在家每次我去上班,妻子总是要给我折腾半天,说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大家。衣冠不整是对大家的不尊重。道理似乎很对,可我就是不愿意认同。

    我们出了机场就开始往回赶。一路上儿子给我讲了很多故事,自然是现代社会里逸闻趣事。尽管我知道许多事情都是道听途说,可是我也感受到了儿子是长大了,有思想了,至少他是在给我传递一种自己的观点。我让他给爷爷奶奶打个电话,问候一声。儿子赶紧去做,还向我吐吐舌头,看来他对自己的这点疏忽也知道表示歉意。

    回到家儿子是休假,可我还得上班。每天照样忙忙碌碌的。一直到了腊月二十八,我总算开完单位最后一个会议,才算无事可做了。回到家,儿子却不在。妻子看我问儿子,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说我就不说儿子,自从回到家,几乎天天都去会同学。天天和同学都有饭局。

    我当时听了,心里反倒没有埋怨儿子的意思。儿子大了,应该有自己的圈子,应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总让他呆在家里也不是回事情。再说了,儿子一年也就回来两次,和同学在一起拉拉话,也许还能放飞心情呢。妻子看我只知道笑不答话,就更是牢骚满腹了,说儿子都是让我给惯坏的。过去多听话。可是自从我分管儿子后,儿子就开始变化了。

    我和妻子在教育儿子的问题上意见总是相左。她的观点是要让儿子懂得守家,要听话。可我觉得男子汉志在四方,要的是有自己的思想和主见。所以平日里儿子还是喜欢和我交流。只是最近一段时间我们交流的少了。当然了,我知道,这不是儿子的问题,是我留给自己的时间太少了。

    腊月二十八的晚上很晚儿子才回到家。我还没说话,妻子就老是唠叨,说老大不小了,也不知道在家帮着做点事情,整天不沾家,越来越不像话了。儿子不在我会和妻子争论,儿子在现场,我自然是要维护他妈妈的威信了。于是我也说了儿子几句。说要过年了,也不去帮着爷爷奶奶打扫房子,整天泡在外边怎么能行呢。儿子大概也觉得自己理缺,马上答应第二天去帮爷爷奶奶去扫屋子。

    第二天一早儿子就去爷爷奶奶那里了,扫没扫我不知道,不过下午我回家去的时候,他爷爷奶奶是赞不绝口,说孙子进步了,干起活来也像那么一回事。其实我知道,孙子到了爷爷奶奶那里,还能有什么展现呢。只是隔辈亲展现的淋漓尽致。

    我们正月初七就上班了,一上班就开始忙,一个会接着一个会,至于说会上都讲了些什么,我是没有记住。不过还好,每次开会都有印好的材料,所以我也不用去记录。拿回单位大家去学习就可以了。每天我是早出晚归,儿子似乎也是早出晚归。直到正月十五的晚上,妻子突然对我说,他发现儿子有些不对劲儿,在整天这么的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妻子这么一说,倒是让我警觉起来。当妈的心细,她有感觉说不定还真的是有什么问题。不过妻子说的问题我知道指的是什么。儿子已经二十二岁了,如今的社会,二十二岁已经不能说他还是孩子了。难道他在谈朋友?于是晚上我一直等他回来。儿子看我还在客厅看电视,也就坐在我的身边,那几天天气突然很冷,儿子好像有点感冒,说话有些不通畅。

    我说天冷了,也不知道添点衣服。儿子说,不冷!再说了,他的衣服都是这个品质,要增加也没有空间。呵呵!这就是人生的一个哲理,渴望激情的时候,没有激情。有激情的时候却不知道怎样去释放。我知道现在的我已经和儿子有了一种无形的代沟,尽管我一直在努力的调整,然而光阴的痕迹却还是牢牢的占据着我大脑的空间。

    我开始试探的问儿子回家这些天都做什么了。儿子也很警觉,我这么一问,他瞪大眼睛,愣了两秒钟马上说和同学在一起呀!我特意问了一句就没再做点别的?儿子开始笑了,因为这时候他已经完全知道我说话的意思了。所以就直截了当的告诉我,让我放心,现在他还不会去考虑那些事情。因为考虑也是浪费感情。因为他还不知道学校毕业了自己是去天南还是海北呢。

    我没想到儿子会如此的坦诚。不过他的这种坦诚反倒让我觉得妻子的担心似乎还是有道理的。这会儿我开始严肃起来,我看来是需要很认真的做一回父亲了。于是我告诉他,尽管自己的道路是需要自己去走的,但是人生的希望也是要靠自己去努力的。不是不可以谈情说爱,但必须要有自我的认识,必须要有真实地感受,不能跟着一种时髦,跟着别人的玩笑去实践自己的人生。

    儿子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我坚信我这样说话他是能听得懂的。我说完儿子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我知道作为父亲,这样的话对于儿子来说,心灵肯定是会有震荡的。这时电视里正在播放周立波的海派清口。尽管周立波大家都很喜欢,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喜欢不起来。觉得他有时候玩笑开得很大,有时候把无聊也当成了人生的乐趣。当然了,我不反对别人喜欢,也许这就是我们这个多元的社会所存在的。

    儿子在家呆了二十多天,马上就要走了。就在昨天晚上,儿子突然很正式的对我说,他已经买好周末的机票了。我说不是还有两天吗?怎么要提前走呢?儿子先是笑笑,然后说,他就是希望我和他妈妈能亲自去机场送他。就这一句话,我突然觉得眼前的儿子还真的就是儿子,没有长大的那个令人淘气的儿子。

    这时候他妈妈从里屋出来说了一句话,说东西都准备好了,是周日早晨的飞机,所以必须提前一天先去省城,不然赶不上的。计算时间正好是周末,所以我就答应儿子了。是的,是该去送送儿子了。记得当年我十八岁去当兵,父母和爷爷奶奶去送我,奶奶眼神不好,我在车上拼命地喊,可到车子开动奶奶也没有看见我,但奶奶知道我在车上,于是就不停的朝我挥手。

    就是那一幕,直到今天我不能想起,想起就会流泪。也许人生的许多真正记忆就是在这样的永恒中才值得留恋。昨天儿子一天都没有离开家。尽管我去上班了,回到家妻子说儿子好像突然懂事了,在家呆了一天,一直陪着她。其实我知道,儿子不是突然顿悟,其实儿子什么都知道。今天我要去乡下检查工作,是几天前安排好的。早晨出门的时候,儿子说了一句,老爸要吃早点!

    我拍了一下儿子的头,没说话,径直走下楼。其实这时候我的心里已经装上了做父亲的自豪。生命其实就是这样,别说社会给了你多少光环,其实生命真正值得你骄傲的就是生命本身的传承。别沾沾自喜社会的职位,别说自我还在社会里拥有了什么。我们想想,在这个世界上,那什么还能换来儿子的那句“老爸,要吃早点!”

    坐在车里,我告诉陪同的人说先去吃早点。大家很惊讶,都知道我因为糖尿病要打胰岛素,早晨是从来不吃早点的。今天怎么突然要吃早点呢。因为他们可能已经吃过早点了。我看出来大家的困惑,就笑着说,儿子要求的,没办法,谁让咱是做父亲的呢。

    我一说完,大家笑起来,我也笑起来了。我觉得这笑最开心最抒怀了,也许就是生命世界最高的一种境界,一种纯碎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