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中医院有埋线减肥吗:美国女子监狱农场之詹妮的自述(故事连载,精彩插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作业大巴 时间:2019/11/14 22:53:49

美国女子监狱农场之詹妮的自述(一) 2006-03-04来源:  作者:霜月

 

    我是一个天真热情的漂亮姑娘,而恰恰是由于我的天真热情给自己带来了一场巨大灾难。在我大学的最后一个假期外出游行的时候,一个右手残疾的中年男人请我帮助他把一只漂亮的皮箱带出机场,而我一个涉世浅薄的女孩绝不会想到这个慈眉善目的家伙竟是毒品走私贩子。

    我声嘶力竭的辩解毫无用处,因为今天的主审法官是女子监狱农场的大股东,他在正为农场开垦荒地缺少劳力而发愁。法庭对毒贩的惩罚是相当严厉的,而且陪审团对处罚这类案件的意见从来绝对一致。因此,这个肥头大耳的法官几乎在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就做出了关系我一生命运的重大宣判——到女子监狱农场服终身苦役!

    啊!天那!这就意味着我——一个满脸稚气的女孩,一个清纯的年轻姑娘此生此世永远不会拥有自由,永远不会有做人的尊严,永远不会期待爱情!永远不会成为别人的妻子,永远不会成为母亲!永远隔绝那多彩的世界!我将是一个终身被人管束的苦役犯,在阴极可怖的监狱中渡过今后漫长的人生!!!

 

    警察粗鲁喝斥我,毫不留情地扭我的胳膊,扯我的头发,狠狠地推掇着我,那触及皮肉的痛楚把我从一片昏沉与麻木中惊醒过来——这一切都已经成为现实!我不再是一个拥有尊严与自由的女孩,而是一个在大庭广众之下锁着手铐,被人强行管制的罪犯!

    他们收走了妈妈刚刚为我买的白色高跟皮鞋,这是我的生日礼物,是妈妈祝贺我长大成人的象征。他们扯乱了我梳理整洁的头发,乱发遮住了我流满泪水的脸庞。我被迫光着双脚,小心翼翼地踩在肮脏的地面上,尽管警察推我快走,我还是努力闪着脚步躲开地上的痰渍和石子,那坚硬、冰冷的地面把恐惧和羞辱从我柔软的脚掌直传遍我全身每一个敏感的细胞。

    穿过拘押所那窄小阴暗的走廊时,两侧牢房里那些龌龊无耻的男犯们向我喊着世上最难听的脏话,甚至解开裤子做着最下流的动作。当牢门关上后,那刺耳的尖叫依旧没完没了。而在牢门的铁栅栏外,那醉酒的看守也不怀好意地嘻笑着,目不转睛地窥视着我......这对于一个单纯天真的女孩是多么的可怕啊!我蜷缩在墙角,把头深深地埋在两膝间,无声地哭泣着。

    “起来!快走!你这可恶的贱货,今天就送你去监狱农场,我保证,在那里你这娇滴滴的姑娘会很快变成一头又脏又蠢的母猪!”

    一个面目凶狠的中年男人走进我的囚室,粗鲁地推我出门,在牢房门口的时候,他又高声对我说:“我们上路之前我劝你最好还是把头发扎起来,这是为了你好,否则头发遮住视线会让你摔倒的,我不想拖一匹瞎驴上路,快一点儿!因为一会儿你的双手将由不得你支配了!”

    “可爱的小詹妮,陪审团杰克先生最痛恨的就是让他儿子死于海洛因的毒品贩子,他昨晚出钱让我惩罚你这婊子!哈哈,也许去监狱农场这一路上我可以把你训练成一个马拉松冠军!”

    那个来自监狱农场的看守文森特一边微笑着对我说,一边用一条麻绳紧紧地捆住我光滑细嫩的手腕,粗糙的绳索勒得是那样紧,一阵麻麻的刺痛幅射到我的每一个指尖。我想,这个满嘴烟臭的牛仔怎么也不会想到,被他牢牢捆缚的这双纤长的手,是一双女孩那曾经轻巧地抚弄琴键和长笛的手啊。

    他脸上带着可怕的冷笑又很快把麻绳的另一头拴在汽车的尾部上,我恐惧地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无法想象自己将面临怎样严酷的刑罚。


    文森特点上一支雪茄烟,一言不发地坐进了汽车,“嘣”地关上了车门,随着他踩下油门的一声轰鸣,汽车飞快地蹿了出去。

    天——!!!

    我毫无准备,惊恐万状,被绳索束缚的双臂猛地被巨大的拉力扯出去,几乎要扯断我的胳膊上的每一处关节儿。随着身体被动地拖走,我手腕上的绳子收得更紧了,象有千万支钢针刺入我手腕的每一根毛细血管,我象咬了钩的鱼一样,被迫跟在汽车的后面飞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