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的中医院针灸减肥:站在中年的极点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作业大巴 时间:2019/11/15 01:26:00
——————————(4)——————————
',1)">
象被河水冲刷的船,你仓促地到了中年。体态、眼神、心境都被盖上中年的印戳。回头望去,鸟飞蝉噤、红枯绿瘦,青春已溜得不见踪影;向前看去,鹤发鸡皮、枯萎蹒跚正在逼近。
中年和正午有些相似:凝重、深邃、空旷,是生命曲线上的一个极点。站在这儿,来路一览无余,去路上能搅出动静也大致不出其右了。人生像魔术师抖开了他的包袱,不会再有太多的神秘可言了。
人们赋予这个年龄的关键词是“成熟”,可生活仍会硌疼你:家人生病你担心,孩子不听话你生气,工作出错你沮丧,没钱了你发愁······只是你学会了警惕这些灰色霉菌,不再给它们发酵生长的机会了。
在你这个年龄,左手要拽着孩子,右手要搀着父母,你成了他们两边的家长。女儿刚刚踏进青春期,像一只迷途的羔羊,背上还驮着十斤重的书包。她还那么脆弱,说话少不对劲就会戳伤她。有时你对她发了一分钟的火,却得用一天来后悔。父母呢,个头缩得那么矮,走路一摇三晃的,你还忍心对他们发牢骚吗?如果你谁不想吃饭,他们就猜你是脾还是胃有了毛病;如果你说单位要搞竞争上岗,他们就会夜里睡不着觉。爱人和你一样,也在中年的河流上忙着捕捞,还多了一份男人的不甘心。
所以,你得有自我疏通和梳理的能力。实在要烦恼,就自个儿烦恼一会儿。你得维护你一贯的形象:大大咧咧,乐乐呵呵。
这些年来,你受到岁月和生活的双重镂刻,内心也在不停地改变。沧海桑田,有的地方已经变硬了,有的地方却柔软了。从前你是树叶,环境是风,它一吹你就动。你跟着别人赶东赶西去上补习班,今天英语,明天文秘,后天管理,像猴子掰包谷。宴会上硬着头皮喝酒,却让胃痉挛不止。你在外面温文尔雅,在家里龇牙咧嘴,长着一身倒刺。你只想让社会接纳你,却不清楚自己要什么。
那是,你生活的姿势是引颈远眺。上学的时候盼毕业;女儿小的时候巴不得她长大;工作的时候想退休;在乡野时憧憬都市,追到都市又怀念乡野。总之真正的生活在山的那一边,而下巴磕儿下的生活不过是歌剧的一段序曲,一座港口的栈桥。现在你却后悔自己错过了好些生活。因为生命里的每一片草地、每一条溪流、每一块山丘都只是一次的相遇。在日历被撕了一大半后你才学会了调整焦距,对准眼前。
于是,你能听进父母的唠叨了,愿意陪他们散步了,也知道拉他们去吃着吃那。发了奖金不再直奔化妆品柜台,而是会给爱人买一双柔软的牛皮鞋。你会带女儿奔到青岛看一回大海,冲到上海去看一场F1比赛,在她最想园某个梦而你又有能力的时候帮她圆了,因为梦也会凋谢。你学着把菜炒香,把汤烧得很鲜,你通过这些小事去传递爱。你知道,也许过不了多久,今天还围着餐桌的父母将无踪可觅。女儿很快也会张开翅膀去寻找自己的天空了她将不再每一天回家就拽着你的衣襟给你“播报”班上的新闻了,也不会再往沙发上一躺,把臭脚丫往你怀里塞了。幸福在流逝。
相应的,有的东西却在不经意间被抽离了。对化妆打扮越来越没兴趣了,再也不会为了一条裙子去逛一整天大街了。可能是不再有精力了,但更可能的是态度变了,不再想通过变换外形修改自己了,自己接纳了自己不就等于让世界接纳了自己吗?
现在,你会把一件衣服穿好几年,把一部手机用到无法再用,你想在这套旧房子里一直住到老。越来越多的同事已经开着自己的车上下班了,你却干脆连班车也不坐,改成了跑步上下班。由此你获得了一种自由和力量,你依赖的东西原来很少,生活其实并不困难。生活就是这样,当你退到了潮流的边缘,潮流反而成了不相干的背景。
你也能和你自己的工作和平相处了,不像以前那样蚂蚱似的在各个行当里乱跳了。因为你明白了无论什么工作,都象一块布,有其细致鲜明的正面,也有粗糙暗淡的背面。工作主要是用来养家的,满足不了兴趣也没什么。你想在这个行业、这个单位里一直干到头。
而且,兜兜转转一大圈后,你发现自己最喜欢的事还是写作。那曾是你中学的理想,你还以为早已把它丢失了,原来它一直蛰伏着呢。于是你会在工作和家务的缝隙缩回自己的内心,捕捉自己的情绪。看着你的“豆腐块”贴上人家的报纸、杂志,心里也不再有那种对自己无法交代的惶然了,你找到了另一个释放自己的豁口。
到了中年,生命已经流过了青春湍急的峡谷,来到了相对开阔之地,变得从容清澈起来。花儿谢了不必欷歔,还有果实呢。

',2)">

茶 魂 制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