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西南医针灸减肥:邓小平:日本是世界上欠中国的账最多的国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作业大巴 时间:2019/11/17 06:22:32

邓小平:日本是世界上欠中国的账最多的国家

2012年02月09日08:29 人民网 我要参与(238)

中新网8月7日电 香港文汇报将《邓小平年谱一九七五至一九九七》中有关对中日关系的论述进行归纳整理后指出,在中日关系立场上,邓公曾直言:日本是世界上欠中国的账最多的国家;并告诫:中日关系要看远一点,短视是有害的。

1975年4月16日上午,邓小平会见池田大作为团长的日本创价学会第三次访华团,著重就准备签订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写上“反霸权主义”条款的问题发表意见。邓小平指出:中日两国之间只是贸易和人员来往还不够,还要有政治基础,反霸条款是政治基础,所以我们很重视这个问题。希望日本政府拿出勇气,做出决断。

反霸条款可改变日形象

1975年10月3日上午,邓小平会见日本前外相小阪善太郎和夫人。在客人提出能否设想在霸权主义这个词的含义上加些解释时指出:不能从联合声明后退,任何解释实际上都是后退。

1977年12月18日接待巴基斯坦军法管制首席执行官、政府首脑齐亚.哈克,在谈到中日关系时,邓小平指出: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写入反霸条款对日本是有利的,可以改变日本的形象。

应为中国发展做更多事

1987年4月6日上午,邓小平会见瑞典首相、瑞典社会民主党主席英瓦尔.卡尔松。在谈到中日关系时邓小平说:干对不起中国人民的事情,第一个要数日本。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中国,十分蛮横、残酷。由于有过这段经历,所以我们对日本有斗争,但斗争非常克制。经过这些斗争,中日两国人民理解更深了,从而使中日关系更加成熟。

1987年6月4日上午,邓小平会见矢野绚也率领的日本公明党代表团。在回答对日本关系有何见解和忠告时,邓小平告诫:总的前提是两国没有任何理由不友好下去。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日本应该为中国发展做更多的事情。坦率地说,日本是世界上欠中国的账最多的国家。战后日本一部分人中一直存在著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倾向,这些人为数不多,能量不小。他们始终没有忘记从另外的角度解释日本战后宪法,没有忘记制造中日之间的隔阂,这是很不幸的事情。

1987年6月28日上午,邓小平会见出席第五次中日政府成员会议双方正式成员。在谈到目前中日关系的状况时邓小平指出:日本可以而且应该做更多的事情。有些不愉快的事情,需要妥善处理,这对两国和两国人民都有好处。中日关系历史上的纠葛,坦率地说中国方面没有责任。对历史的认识,对历史的评价,要强调以新的向前看的态度,不要找麻烦,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新的纠葛。现在这些纠葛没有一件是中国引起的。对这些问题中国采取了最大的克制态度,包括说服人民。

中日关系应看远一点

1987年9月11日上午,邓小平会见冢本三郎率领的日本民社党第八次访华团。在谈到中日关系时邓小平说:中日两国的政治家,应该把中日关系看远一点,短视是有害的,是不可取的。在“光华寮”问题上,我们的看法不大一致。你们看作是法律问题,我们认为是政治问题,分歧就在这里。在处理国家关系时,任何国家的法律都不能离开政治原则。

1988年4月19日上午,邓小平会见日本首相特使、日本自民党总务会长伊东正义。邓小平强调:我们两国的关系一般来说还是正常的。但最近这三四年,从教科书问题开始,总是不断发生一些麻烦。值得指出的是,你们称为右翼势力的极少数人,他们的活动应当引起警惕。如果对这些活动处理得过分软弱,就会助长他们的气焰。他们的目的就是破坏中日友好。这些事情一件一件孤立起来看并不大,但积累起来就代表了一种倾向,一种破坏中日友好的力量。这种破坏力量的所作所为势必要引起中国人民,特别是青年的反应。

钓鱼岛可留下一代解决

1978年8月10日下午,邓小平会见前来参加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字仪式的日本外务大臣园田直。在谈到即将签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指出:中日两国建交是稍微晚了一点,现在需要把时间赶回来。中日之间并不是没有任何问题,比如钓鱼岛问题、大陆架问题。这样的问题,现在不要牵进去,可以摆在一边,以后从容地讨论,慢慢地商量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办法。我们这一代找不到办法,下一代、再下一代会找到办法的。

1978年10月25日上午,邓小平同福田赳夫举行第二次会谈。邓公在回答有关钓鱼岛问题时指出:在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和这次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时候,我们双方都约定不涉及这一问题。倒是有些人想在这个问题上挑些刺,来障碍中日关系的发展。

我认为两国政府把这个问题避开是比较明智的。这样的问题放一下不要紧,放十年也没有关系。我们这代人智慧不够,这个问题谈不拢,我们下一代人总比我们聪明,总会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1984年9月8日上午,邓小平会见意大利参议院议长弗朗切斯科.科西加。邓公指出:中国有香港问题、台湾问题,与日本有钓鱼岛问题,与东南亚一些国家有南沙群岛问题。世界地图上,南沙群岛历来被划为中国领土。解决这些问题,一种办法是中国按照历史,收回这些领土。是不是还有别的办法?是否可以避开主权,采取与南沙群岛有关的国家搞共同开发的办法?中国是一个大国,要解决这些问题总要有点新的办法。

斥日篡改侵华史

1982年7月29日上午,邓小平同胡乔木、廖承志、姬鹏飞、黄华、邓力群谈日本文部省修改教科书篡改侵华历史问题。邓小平强调:这个问题要抓。要针对他们所说的修改教科书、篡改侵华历史是什么“内政”,别国不得干涉,围绕这一点进行批驳。所谓“内政”的说法,其目的就是把过去的活动说成不是侵略。要把他们的这个观点驳倒。

1982年10月24日上午,邓小平会见日本公明党委员长竹入义胜。在谈到日本修改教科书问题时邓小平说:在日本的教科书中,实际上是用军国主义的精神教育后代,这样,怎么谈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呢?所谓世世代代,不只是我们这一代,也不只是下一代,还有好多好多代嘛!

1985年10月11日上午,邓小平会见日本外务大臣安倍晋太郎。邓小平强调:这些年我们没有给日本出过难题,而日本的教科书问题、参拜靖国神社问题,还有蒋介石遗德显彰会问题,是给我们出了很大的难题。因为这些问题一出现,人民就联系到历史。

1986年8月5日下午,邓小平会见日本自民党最高顾问二阶堂进。在谈到中日关系时,邓小平指出:我们注意到日本政界有些人很强调日本人的感情,请他们注意不要忘记还有个中国人民的感情。正确对待历史也是对日本人民进行教育的一种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