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线减肥后怎样瘦的快:珍爱红楼-------识微第三十一回晴雯撕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作业大巴 时间:2019/11/15 01:26:34

珍爱红楼-------识微第三十一回晴雯撕扇

宝玉误伤袭人,自然内疚,尽心请大夫问药,方感心安。此时宝玉只看眼前事,竟不曾想起金钏。宝玉不了解主仆之间的规则,更不知王夫人为人,所以不会料想金钏会被撵,若多一心,找人探问一下,金钏结局未必是跳井。金钏跳井和王夫人宝玉的态度自然相关。

端阳午宴,由王夫人主持,请了薛家母女,是待客之礼,而一向好热闹的贾母不曾出席,关系微妙处自然另有文章。这是个异常清冷的午宴,宝钗恼了宝玉,自然不理他,而宝玉对宝钗不同,自然不会如对黛玉般赔礼,也只有安静相对。此时宝玉还不曾想起金钏,真是金钏之悲。凤姐已知金钏之事,自然要保持沉默,不能如往日般热闹,而凤姐的热闹与才情更多的是表现给贾母的,贾母欣赏,而王夫人这时的心态,不懂这份欣赏。众人都无情绪,宝玉有宝玉的烦恼,凤姐有凤姐的安静。

林黛玉天性喜散不喜聚(清)。他想的也有个道理,他说,人有聚就有散,聚时欢喜,到散时岂不清冷?既清冷则生伤感,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比如那花开时令人爱慕,谢时则增惆怅,所以倒是不开的好。故此人以为喜之时,他反以为悲(与众不同处,更是忧伤)。那宝玉的情性只愿常聚,生怕一时散了添悲;那花只愿常开,生怕一时谢了没趣;只到筵散花谢,虽有万种悲伤,也就无可如何了。因此,今日之筵,大家无兴散了,林黛玉倒不觉得,倒是宝玉心中闷闷不乐,回至自己房中长吁短叹。宝玉是热闹的人,最受不得冷清,所以他情绪最受影响。将来贾府中落,姐妹们不在身边,他的岁月是如何的落寞。

此节为晴雯正传,先摔扇后撕扇足见此人真性情。因摔扇与宝玉口角,若放在平时,宝玉断不会生气,宝玉不是重物轻人的人,只是此时正是心情不好时,难免多说了句话,惹得晴雯不喜,才有二人的纷争。宝玉因叹道:蠢才,蠢才!将来怎么样?明日你自己当家立事,难道也是这么顾前不顾后的?(这话问得有趣,那晴雯本是贾母给了他的,他问她自己当家立事,可知此时宝玉并不认为晴雯的未来与他有关)”晴雯冷笑(难怪冷笑,都要她自己当家立事了,晴雯是死也不愿出大观园的)道:二爷近来气大的很,行动就给脸子瞧(大实话,宝玉也是有脾气的)。前儿连袭人都打了,今儿又来寻我们的不是。要踢要打凭爷去。就是跌了扇子,也是平常的事(好大口气,怡红院真真好地方)。先时连那么样的玻璃缸、玛瑙碗不知弄坏了多少(管理之乱宝玉之得势),也没见个大气儿(太好脾气),这会子一把扇子就这么着了。何苦来!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再挑好的使。好离好散的,倒不好?(这口气,王夫人听了,当时就撵了)”宝玉听了这些话,气的浑身乱战,因说道:你不用忙,将来有散的日子!宝玉不是拌嘴的人才,所以气的浑身乱战,也是可怜可笑。

袭人劝架,晴雯一见她,自然更加的恼了,晴雯心里不服气袭人,所以才会这般刻薄。晴雯听了冷笑道:姐姐既会说,就该早来,也省了爷生气。自古以来,就是你一个人伏侍爷的,我们原没伏侍过。因为你伏侍的好,昨日才挨窝心脚;我们不会伏侍的,到明儿还不知是个什么罪呢!袭人听了这话,又是恼,又是愧。这嘴真和刀子似的。袭人自然不知说什么好了,而宝玉终是护着袭人,才闹得要撵晴雯,还是袭人收场。宝玉向晴雯道:你也不用生气,我也猜着你的心事了。我回太太去,你也大了,打发你出去好不好?晴雯听了这话,不觉又伤起心来,含恨说道:为什么我出去?要嫌我,变着法儿打发我出去,也不能够(晴雯本是天长地久的心,宝玉不知)。宝玉道:我何曾经过这个吵闹?一定是你要出去了。不如回太太,打发你去吧。说着,站起来就要走。袭人忙回身拦住,笑道:往那里去?宝玉道:回太太去。袭人笑道:好没意思!真个的去回,你也不怕臊了?便是他认真的要去,也等把这气下去了,等无事中说话儿回了太太也不迟。这会子急急的当作一件正经事去回,岂不叫太太犯疑?(顾忌怡红院声誉,而且深知晴雯的来历,若撵了晴雯,贾母岂不多心)宝玉道:太太必不犯疑,我只明说是他闹着要去的。晴雯哭道:我多早晚闹着要去了?饶生了气,还拿话压派我。只管去回,我一头碰死了也不出这门儿(死生也要在这里)。宝玉道:这也奇了。你又不去,你又闹些什么?我经不起这吵,不如去了倒干净。说着一定要去回。袭人见拦不住,只得跪下了(一跪了局)。碧痕、秋纹、麝月等众丫鬟见吵闹,都鸦雀无闻的在外头听消息,这会子听见袭人跪下央求,便一齐进来都跪下了。宝玉忙把袭人扶起来,叹了一声,在床上坐下,叫众人起去(宝玉有了面子和台阶),向袭人道:叫我怎么样才好!这个心使碎了也没人知道。说着不觉滴下泪来。袭人见宝玉流下泪来,自己也就哭了。

这宝玉没去参加薛大公子的生日宴,薛家还要忙忙的维护与宝玉的往来。所以有薛蟠请客一节,此时与黛玉和好,宝玉自然有心吃喝。

晚间却是宝玉心情好了,所以才有哄晴雯撕扇一回。宝玉笑道:你爱打就打,这些东西原不过是借人所用,你爱这样,我爱那样,各自性情不同。比如那扇子原是扇的,你要撕着玩也可以使得,只是不可生气时拿他出气。就如杯盘,原是盛东西的,你喜听那一声响,就故意的碎了也可以使得,只是别在生气时拿他出气。这就是爱物了。(与众不同的看法,若是贾政听了,不要打死宝玉)”晴雯听了,笑道:既这么说,你就拿了扇子来我撕。我最喜欢撕的。宝玉听了,便笑着递与他。晴雯果然接过来,嗤的一声,撕了两半,接着嗤嗤又听几声。宝玉在旁笑着说:响的好,再撕响些!正说着,只见麝月走过来,笑道:少作些孽罢。宝玉赶上来,一把将他手里的扇子也夺了递与晴雯。晴雯接了,也撕了几半子,二人都大笑。麝月道:这是怎么说,拿我的东西开心儿?宝玉笑道:打开扇子匣子你拣去,什么好东西!麝月道:既这么说,就把匣子搬了出来,让他尽力的撕,岂不好?宝玉笑道:你就搬去。麝月道:我可不造这孽。他也没折了手,叫他自己搬去。晴雯笑着,倚在床上说道:我也乏了,明儿再撕罢。宝玉笑道:古人云:千金难买一笑。几把扇子能值几何这样的宝玉,这样的晴雯,也唯在大观园里能立足,出了这大观园,都难立足。晴雯的个性宝玉的个性,二人天性中有相通之处,所以后来的宝玉近晴雯远袭人,也是知己。

在怡红院里,晴雯是那个得罪人的,袭人是那个息事宁人的,宝玉是红香绿玉的欣赏者。

湘云出场,宝玉赠麒麟,宝玉待湘云真真是兄妹之情。却也让钗玉二人挂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