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推拿科能按摩吗:从鸳鸯拒婚,看看:鸳鸯恋着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作业大巴 时间:2019/11/13 18:37:02
可巧王夫人、薛姨妈、李纨、凤姐儿、宝钗等姊妹并外头的几个执事有头脸的媳妇,都在贾母跟前凑趣儿呢!  鸳鸯喜之不尽,拉了他嫂子,到贾母跟前跪下,一行哭,一行说,把邢夫人怎么来说,园子里他嫂子又如何说,今儿他哥哥又如何说,“因为不依,方才大老爷越性说我恋着宝玉,不然要等着往外聘,我到天上,这一辈子也跳不出他的手心去,终久要报仇。我是横了心的,当着众人在这里,我这一辈子莫说是‘宝玉’,便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就是老太太逼着我,我一刀抹死了,也不能从命!若有造化,我死在老太太之先,若没造化,该讨吃的命,伏侍老太太归了西,我也不跟着我老子娘哥哥去,我或是寻死,或是剪了头发当尼姑去!若说我不是真心,暂且拿话来支吾,日后再图别的,天地鬼神,日头月亮照着嗓子,从嗓子里头长疔烂了出来,烂化成酱在这里!”原来他一进来时,便袖了一把剪子,一面说着,一面左手打开头发,右手便铰。众婆娘丫鬟忙来拉住,已剪下半绺来了。众人看时,幸而他的头发极多,铰的不透,连忙替他挽上。贾母听了,气的浑身乱战,口内只说:“我通共剩了这么一个可靠的人,他们还要来算计!”因见王夫人在旁,便向王夫人道:“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有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要,剩了这么个毛丫头,见我待他好了,你们自然气不过,弄开了他,好摆弄我!”王夫人忙站起来,不敢还一言。薛姨妈见连王夫人怪上,反不好劝的了。李纨一听见鸳鸯的话,早带了姊妹们出去。探春有心的人,想王夫人虽有委曲,如何敢辩;薛姨妈也是亲姊妹,自然也不好辩的;宝钗也不便为姨母辩,李纨,凤姐,宝玉一概不敢辩,这正用着女孩儿之时;迎春老实,惜春小,因此窗外听了一听,便走进来陪笑向贾母道:“ 这事与太太什么相干?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子要收屋里的人,小婶子如何知道?便知道,也推不知道。”犹未说完,贾母笑道:“可是我老糊涂了!姨太太别笑话我。你这个姐姐他极孝顺我,不像我那大太太一味怕老爷,婆婆跟前不过应景儿。可是委屈了他。”薛姨妈只答应“是”,又说:“老太太偏心,多疼小儿子媳妇,也是有的。”贾母道:“不偏心!”因又说道:“宝玉,我错怪了你娘,你怎么也不提我,看着你娘受委屈?”宝玉笑道:“我偏着娘说大爷大娘不成?通共一个不是,我娘在这里不认,却推谁去?我倒要认是我的不是,老太太又不信。”贾母笑道:“这也有理。你快给你娘跪下,你说太太别委屈了,老太太有年纪了,看着宝玉罢。”宝玉听了,忙走过去,便跪下要说,王夫人忙笑着拉他起来,说:“快起来,快起来,断乎使不得。终不成你替老太太给我赔不是不成?”宝玉听说,忙站起来。贾母又笑道:“凤姐儿也不提我。”凤姐儿笑道:“我倒不派老太太的不是,老太太倒寻上我了?”贾母听了,与众人都笑道:“这可奇了!倒要听听这不是。”凤姐儿道:“谁教老太太会调理人,调理的水葱儿似的,怎么怨得人要?我幸亏是孙子媳妇,若是孙子,我早要了,还等到这会子呢。”贾母笑道:“这倒是我的不是了?”凤姐儿笑道:“自然是老太太的不是了。”贾母笑道:“这样,我也不要了,你带了去罢!”凤姐儿道:“等着修了这辈子,来生托生男人,我再要罢。”贾母笑道:“你带了去,给琏儿放在屋里,看你那没脸的公公还要不要了!”凤姐儿道:“琏儿不配,就只配我和平儿这一对烧糊了的卷子和他混罢。”说的众人都笑起来了。丫鬟回说:“大太太来了。”王夫人忙迎了出去。要知端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意,贾赦不但说了她恋着宝玉,也提到她恋着贾琏,为何鸳鸯把贾琏的名字放了过去,只就宝玉大做文章?


贾母着喜欢这个女孩的缘故,就一直把她留在身边, 一定考虑过她的归宿问题。
几乎所有丫环都认为,给宝玉当妾室是最好的结局,但是鸳鸯却没有那个想法。
鸳鸯终日不离开老太太身边,她是什么想法,老太太自然是知道的。
老太太宠她,就是给她个自由身,让她嫁给平民,做个正头妻子也不是问题。
然而,鸳鸯有心上人,宁可做没名没份的屋里人,也愿意。
老太太知道她爱的是哪一个,可是,她爱的那位,房里有个厉害不容人的老婆,
就是给他当个没名没份的屋里人,都比登天还难。

贾赦讨鸳鸯当小老婆,是有名有份的姨娘。
可是,老太太气的浑身乱战;
转过头来,却又开玩笑似的把鸳鸯给琏二爷。
其实,她早有成全鸳鸯的想法,只是碍着凤姐那个醋坛子。。。

我第一次读红楼就看出来了,这里面每句话都不是白说的

就连凤姐,都知道鸳鸯对琏二爷有意思。

只是不道破,常常利用这层关系,在老太太那里弄些好处出来。鸳鸯,是贾母第一信任之人,离了她连饭也吃不下。可也偏偏是这个鸳鸯欺上瞒下,用贾母的财产向贾琏和凤姐卖自己的人情。

鸳鸯为什么卖人情给贾琏夫妻?原因是喜欢贾琏,讨好凤姐。


贾琏也不是对此没感觉,可是凤姐却用:“人家鸳鸯可是个正经人”
来剿灭贾琏对鸳鸯的“非分之想”
试问:那个少女不怀春?鸳鸯有心上人,却没有一丝希望能在一起
老天有跟她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让她嫁给心上人的老爸!


鸳鸯心里喜欢的是链二爷,这点老太太都知道的。所以贾赦要她,她觉得很是羞辱。鸳鸯先已经说了:“宝天王’、‘宝皇帝’,都不嫁。老太太却又说给琏儿当屋里人。贾母这么大年纪了,身边的丫环一茬换一茬的,她没必要非留着鸳鸯在身边当老姑娘的
所以,她大方的对风姐说:我不要了,你领走吧!凤姐放着明白装糊涂:“等着修了这辈子,来生托生男人,我再要罢。”

老太太只得把话说明:“你带了去,给琏儿放在屋里,看你那没脸的公公还要不要了!”凤姐儿道:“琏儿不配,就只配我和平儿这一对烧糊了的卷子和他混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歌德有句话都被大家引用滥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再引用一下: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钟情。鸳鸯真的就不怀春,不钟情?真的就对所有的男子无动于衷吗?我觉得不是。
  
  有一个细节似乎长期以来为大家忽略,贾赦闻听鸳鸯拒绝了她,发狠说,自古嫦娥爱少年,她必定嫌我老了。大约她恋着少爷们,多半看上了宝玉,只怕也有贾琏……鸳鸯后来跑到贾母面前哭诉,说,因为不依,大老爷越性说我恋着宝玉,不然要等着往外聘……我是横了心的,当着众人在这里,我这一辈子莫说是“宝玉 ”,便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
  
  注意,贾赦不但说了她恋着宝玉,也提到她恋着贾琏,为何鸳鸯把贾琏的名字放了过去,只就宝玉大做文章?我无法不猜想是因为柔情,你心里真的放进一个人,他的名字就会成为心中的一个秘密,听别人提起,会有隐秘的甜蜜,就是只面对自己,也无法轻念出声,总觉得名字如黑暗中的火花,灼热的,魅惑的,危险的。
  
  在众人面前,自然更不肯提起,是因为情怯,亦是因为珍惜,怕它在天光下氧化了,亦怕自己的口气里,一个停顿,一点涩滞,一丝拿捏不稳的颤抖,会暴露内心的秘密,所以,对于那个其实平淡无奇的名字,你已经习惯了守口如瓶。
  
  只就这样一个细节做如是猜想,当然有诠释过度之嫌,我是看过N遍红楼之后,才有这种感觉,也就是说,我看了后来的篇章,回头再看这一段,才恍惚悟出了命运的伏笔,一个决绝的女孩子,那不可以为外人道的小心思。

 微露鸳鸯心思是在第七十二回,鸳鸯听说贾琏不在家,来看凤姐,听平儿说凤姐才刚睡下,便在外间与平儿闲聊。可巧赶上贾琏回家有事。
贾琏笑道,鸳鸯姐姐,今儿贵脚踏贱地。鸳鸯坐着没有动,笑着与他寒暄,两人闲话一场之后,鸳鸯起身告辞,贾琏忙也立身说道:“好姐姐,再坐一坐,兄弟还有事相求。”说着便骂小丫头:“怎么不沏好茶来!快拿干净盖碗,把昨儿进上的新茶沏一碗来。”说着向鸳鸯道:“这两日因老太太的千秋,所有的几千两银子都使了。几处房租地税通在九月才得,这会子竟接不上。明儿又要送南安府里的礼,又要预备娘娘的重阳节礼,还有几家红白大礼,至少还得三二千两银子用,一时难去支借。俗语说,‘求人不如求己’。说不得,姐姐担个不是,暂且把老太太查不着的金银家伙偷着运出一箱子来,暂押千数两银子支腾过去。不上半年的光景,银子来了,我就赎了交还,断不能叫姐姐落不是。”鸳鸯听了,笑道:“你倒会变法儿,亏你怎么想来。”贾琏笑道:“不是我扯谎,若论除了姐姐,也还有人手里管的起千数两银子的,只是他们为人都不如你明白有胆量。我若和他们一说,反吓住了他们。所以我‘宁撞金钟一下,不打破鼓三千’。”一语未了,忽有贾母那边的小丫头子忙忙走来找鸳鸯,说:“老太太找姐姐半日,我们那里没找到,却在这里。”鸳鸯听说,忙的且去见贾母。
  
  曹公写这一段,分寸感把握得极好,贾琏神气活现,巧舌如簧,鸳鸯态度矜持且略显紧张,简单的回答里,似乎可见一两分羞涩,所以最后虽然她未曾吐口,但贾琏已然将她吃得稳,拿得定了。
  
更有意味的是,后来此事走漏消息,邢夫人又上来生事,凤姐深为鸳鸯担心:“知道这事还是小事,怕的是小人趁便又造非言,生出别的事来.当紧那边正和鸳鸯结下仇了,如今听得他私自借给琏二爷东西, 那起小人眼馋肚饱,连没缝儿的鸡蛋还要下蛆呢,如今有了这个因由, 恐怕又造出些没天理的话来也定不得.在你琏二爷还无妨,只是鸳鸯正经女儿, 带累了他受屈,岂不是咱们的过失。”平儿笑道:“这也无妨.鸳鸯借东西看的是奶奶,并不为的是二爷.一则鸳鸯虽应名是他私情,其实他是回过老太太的.老太太因怕孙男弟女多, 这个也借,那个也要,到跟前撒个娇儿,和谁要去,因此只装不知道.纵闹了出来,究竟那也无碍。”凤姐儿道:“理固如此.只是你我是知道的,那不知道的,焉得不生疑呢。”
  
  平儿以为无妨,是因为她不像凤姐那样了解鸳鸯,早在第三十八回,众人在一起吃螃蟹,鸳鸯和凤姐说笑,凤姐就笑道,你和我少作怪,你知道你琏二爷爱上了你,要和老太太讨了你做小老婆呢。虽然也是玩笑,但放在当时的场景下,着实有点突兀。
  
  凤姐到底是过来人,知道鸳鸯水波不起的表面下,亦有一颗温柔的女儿心。至于说凤姐是出了名的醋罐子,这会儿怎么大度起来了?那是因为,女人嫉恨的,其实是自己的丈夫喜欢别的女人,至于别的女人喜欢自己的丈夫,倘若那感情清洁、内敛、安全,一个正经人的爱,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危险,即便窥破了,也不会过于在意,相反,有些许同道中人的欣赏也未可知呢。
  
  而贾琏这个人,也不是完全没有可爱之处,昨天还有人在MSN上问我,《红楼梦》里的男人,贾宝玉之外,还欣赏哪一个,我想了又想,瘸子里面挑将军,大约只有贾琏了,柳湘莲的干净,是男性世界推许的干净,他自个儿眠花宿柳,以为无妨,对于女人,却讲究得紧。而贾琏对尤二姐的过去,便既往不咎,说,谁能无过,改了就好,尽管也可解释为欲令智昏,但不管是爱,还是不爱,他从来不曾拿尤二姐的过往说过事,在贞节问题上,不实行两套标准。
  
  他为石呆子鸣不平,帮不愿嫁给凤姐心腹之子的彩云说话,都可见这个人的厚道本质,至于那年黛玉回苏州奔丧,就是派贾琏护送,更说明,这个人私生活虽然乱一点,但也不是没有底线的,在家中包括贾政宝玉在内的男人尽皆务虚之辈的情况下,他也算一顶梁柱了。
  
  更何况,他的相貌不凡,在公开场合呈现出来的修养气质也尚可,把这些加在一起,贾琏自有他一种魅力,所以,当他因为为石呆子说话的事挨了贾赦的打,一向温婉的平儿,也对挑起事端的贾雨村恶语相加,而咬牙切齿的背后,盈满她对贾琏的柔情。
  
  贾琏之于鸳鸯,应该是一个寻常男子的可爱,他不那么干净,也不是那么懂感情,甚至还沉溺于肉欲,显出一点点的污秽,可是,只因他是生活中比较近的一个人,近到能感受到他的温度与气味,她就有一点点上心了,尽管不是天崩地裂海枯石烂那一种,但那种若有若无的情愫,始终在她的剧情中荡漾,飘忽的一丝一缕,让人想来惆怅。

关于鸳鸯的爱与悲哀(转自天涯,作者去岁)
(一)贾母喜欢啥样的人
  
  鸳鸯自小生在贾府中,他们全家都为贾家服务,父亲留在南京看房子,哥哥嫂子在老太太跟前充任买办浆洗之职。除了这些简单的身世介绍,曹公还借邢夫人的眼睛,对她来了一段形象描写:蜂腰削背,鸭蛋脸面,乌油头发,高高的鼻子,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
  
  单从这些看,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曹公写人向来不以主观印象进入,他笔下的人物,总是横看成岭侧成峰地看过去,以周围的眼神和声音,将一个人照得通透分明。
  
  作为贾母跟前的大红人,看鸳鸯,当然要通过贾母的眼睛,我们先来研究一下,贾母喜欢啥样的人。
  
  宝玉黛玉得宠亦因血缘关系,大约不能作为范本,贾母深宠的凤姐却是神采飞扬,生动灵活的。庶出的孙女里,她疼爱聪敏的探春,亦大大地超过木讷的迎春,北静王妃来了,贾母只派出探春接待,却将迎春雪藏,这一政治待遇的不均衡,甚至导致了迎春嫡母邢夫人的不平衡。
  
  孙男弟女间的厚薄,到底还只能大家彼此心中有数,面对丫鬟们,贾母则不惮于展露自己的好恶,虽然袭人自认为,老太太把她赏给宝玉,是别有深意的,但据贾母自己说,她还是更看好晴雯一点——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她。至于袭人,在她眼里不过是个没嘴的葫芦,她喜欢的,压根不是那一款。
  
  老实巴交的,不得她待见,精明外露的,同样遭她嫌憎,向来抓尖占巧欺软怕硬的秋纹就说,老太太一向不跟她说话,有些不入她老人家的眼的。两厢排除,我们可以得出,贾母喜欢的是聪明人,这个条件不难满足,难的是,她喜欢的,是大方舒展的聪明人,要有奴才的服务水准,却不能带出奴才的卑微气质,不是每一个人,都像王夫人那样爱看奴才相的,老太太的审美取向,比王夫人要高出几筹。
  
  贾府的丫鬟里,最不带奴才相的当然是鸳鸯,在她以壮士断腕的激情拒绝糟老头子贾赦之前,她的名字还曾上过一次回目,那是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但见宴席之上,她口齿朗朗,说,酒令大如军令,不论尊卑,惟我是主,违了我的话,是要罚的。虽说是酒桌上的套话,但我想,不是每个丫鬟,都能够当着老太太、太太们,如此神情自若,如果现实中真的曾有这样的女子,她那种俊逸的神采,一定给曹公留下了深刻印象,才被写进了回目里。
  (二)鸳鸯的优越感
  
  当然,鸳鸯也不是空降下来,这卓尔不群的气质,跟她的身份处境,相辅相成,相互促进。
  
  虽然说到底,鸳鸯也不过是个丫鬟,但她是贾母身边的丫鬟,她永远高高地,立于贾母旁边,晚辈们在下面行礼问候,便貌似她也有份了,假如说,这种良好感觉还有点自欺欺人,平日里,他们对她的恭敬,那可是货真价实的。
  
  凤姐过生日,鸳鸯率领丫鬟们前来敬酒,凤姐喝得差不多了,到此时只好央告说:好姐姐们,饶了我吧,我明儿再来喝吧。鸳鸯毫不容情,笑道:真个的,我们是没脸的了?就是我们在太太跟前,太太还赏个脸儿呢。往常倒有些体面,今儿当着这些人,倒拿起主子的款儿来了。我原不该来。不喝,我们就走。说着掉头而去,凤姐还得赔笑拉住,笑道,好姐姐,我喝就是了。说着拿过酒来,满满地斟了一杯喝干。鸳鸯方笑了散去。
  
  看见了没,饶是威风八面的凤姐,也得让这鸳鸯三分,其他人等,便可以推想一下了。作为领导的身边人,鸳鸯自有一种话语权,你平时在下面千辛万苦,累死累活,殚精竭虑,千方百计,下情未必能抵圣听,通向上级耳畔眼前的路何其漫长,中间亦难免有很多信息流失。你的上下求索,可能还赶不上领导身边人的一句闲话,一个玩笑,这就是鸳鸯之令众人敬畏之处。
  
  那一回,后来邢夫人有心整治凤姐,凤姐有苦难言,以至于黯然泪下,鸳鸯打听到缘故,随口汇报给了贾母,若不是有她相助,凤姐就只能吃个哑巴亏,她哪能自个在老太太面前说婆婆的不是呢?再有理也是不孝。所以,凤姐他们与鸳鸯交好,实则能起到四两拨千斤之功效,对她高看一眼,乐于给她面子,也就不难理解了。
  
  话语权也是资源,是资源就有人来争取,要是换一个刁钻的人,早寻思着怎样把这虚的恭敬,兑换成实的利益了,但鸳鸯的高贵处正在这里,贾母赞鸳鸯,有两个好处,一是我凡百的性格脾气她也知道些,二是她并不指着我和这位太太要衣裳去,又和那位奶奶要银子去。无欲则刚,鸳鸯未曾盘算过那些蝇头小利,在奶奶太太们面前可以挺起胸膛做人,所以,她非但没有一丝奴才相,相反,有时,还能体恤同情那些主子们。
  
  比如前面说的,她暗中助凤姐一事,把凤姐的委屈汇报给贾母之后,她进入大观园,在妯娌中为凤姐大鸣不平,当李纨说到凤姐仗着鬼聪明,把局面敷衍得还可以时,鸳鸯说,罢呦,还提凤丫头虎丫头呢,她也可怜见的了……这怜惜的口气何等居高临下。至于我曾提到过的,那一回尤氏来荣国府吃饭,主子吃的饭没了,底下人欺负她性情软弱出身低微,竟然端来下人们吃的饭糊弄她,还是鸳鸯发号施令,让把三姑娘的饭拿过来,尤氏忙说自己够了,鸳鸯抢白她说,你够了我自己不会吃?她当然是为了尤氏好,可是,她作为一个丫鬟,竟然能用这种生硬的态度,去关照主子,也可见她感觉良好。
(三)红人的真相
  总而言之,鸳鸯在老太太身边的位置,决定了她在奶奶太太心中的地位,她们对她的恭敬,蓄养出她的大气与高蹈,而这大气高蹈,亦使得她越发能讨老太太欢心,久之,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如果不是半路上冒出一个贾赦,鸳鸯一定会将这份与主子们平起平坐的错觉进行到底。
  
  但是,贾赦这个死老头子冒出来了,要讨她做姨娘,他的这个想法,像一杆秤,量出了鸳鸯的真是分量,却原来,凭她怎样心高气傲,在众人眼中,也不过是个普通丫鬟罢了,一个糟老头子就可以打她的主意,能成为她的姨娘,就算是她交了狗屎运,大大地发迹了。
  
  比贾赦更可怕的,当是这真相,它撕破了大家共同打造的虚假繁荣,逼迫鸳鸯直面自己的真实处境。鸳鸯就是鸳鸯,她没有痛苦地接受现实,认了命,宁可破釜沉舟,以终身不嫁的筹码,挽回自己的体面。她在贾母的厅堂上慷慨激昂,表露自己的决心,这么着还嫌不够,又剪下自己的头发以明心志,当是时,有谁能听得到她内心的沉痛? 
  
  看上去,好像鸳鸯赢了,但我们仔细地看这场纷争中的每一个人,会发现真正的大赢家是贾母,她恼恨贾赦,是因为鸳鸯伺候得好,她用起来顺手,假如没有这件事,鸳鸯迟早都是要嫁人的,同样会打破这种平静。现在,鸳鸯激愤之下,放出终身不嫁的誓言,那件事是正中下怀,潜在的危险被撤销了,贾母乐得成全她,后来凤姐研究发嫁丫鬟,便不把鸳鸯考虑在内了。
  
  贾赦偷鸡不成蚀把米,白惹了一身骚,是有点晦气,但是,过不多久,他不照样花了八百两银子另买一个十七岁的女孩,死了张屠户,也不吃没毛猪,鸳鸯的“不识抬举”无法阻碍他的“性”福生活。
  
  只有鸳鸯,就此把自己放逐于孤寂的路途,她用一生的幸福,赎回一时的尊严。
  
  从这结果看,阶级一定是存在的,不管有形还是无形,装作看不见,不过是掩耳盗铃,它一定会显现出来,突然将你绊倒。
  
  贾母的冷漠,杀伤力并不下于贾赦的龌龊,而鸳鸯孤注一掷,不过换回这样的结果,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若深思,不知可有警醒?对于所谓恩宠,可有更为真切的了解。
  
  (四)鸳鸯到底喜欢谁
  
  歌德有句话都被大家引用滥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再引用一下: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钟情。鸳鸯真的就不怀春,不钟情?真的就对所有的男子无动于衷吗?我觉得不是。


凤姐一句四两拨千斤,把鸳鸯的后半生的希望,彻底剿灭。她的结局:或是寻死,或是剪了头发当尼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