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裸奔好不好:现代·温信子·《新女诫》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作业大巴 时间:2020/02/24 01:46:03
  

现代·温信子·《新女诫》



新女诫·前言

东汉文学家、历史学家班昭在病中为女儿们写下了《女诫》七章,发人深省,成为民国初期及以前各朝代读书女孩的必修课程。

如今,时代更替,社会和国家都已提倡在各个人生领域“男女平等”,男女的社会地位都是一样的了。故温信子尝试着学取《女诫》合理部分,去除不文明之处,作《新女诫》,以便更好地继承和接续班昭关于“女学”的教育思想和方式方法,更好地起到教育和训诲作用,愿女子们读后能够自勉。

新女诫·谦卑第一

女婴落生,天地吉庆,人世间又多了一位未来的母亲。当向先祖祷告,报个佳讯和平安。

有女三日之内,宜舒整头部,不要让她留下过大的后脑勺子,睡成稍圆为好。此外,耳朵也要舒展开来,不要睡压成畸形。生养环境宜不冷不热,以先吃母奶为宜,以壮女儿之身。

女婴降世月内,可在她面前摆些五颜六色的玩具、花卉等物品,宜清洁之后再放近前,以益其目、其智。

女孩记事以后,宜使她知道谦卑、温柔、礼让之理,这是女子魅力的三大根本所在。

无论男女,第一贵在谦卑。谦卑,就是谦虚,不自高自大。谦虚,一是指虚心好学,从不自满。与“骄傲”相对。表现为正确认识自己的长处和不足,虚心听取不同意见;勇于自我批评,改正错误;勤奋学习,不断提高,等等,是一种优良的思想作风和道德品质。二是指谦让,说谦虚的话。自高自大,就是自以为了不起。这样的人在社会中很多,但是给人的印象并不好。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世界上能人有的是,何况世外还隐居着数不清的高雅不俗之士呢?

无论男女,第二贵在温柔。温柔,就是温和而柔顺。男子的温柔不乏呵护他人之美行。温柔之德,应当是女子性情的根本所在。一位女子如果没有温柔之性,必然是可怕的人。温柔,重在温和。温和可以面对正人君子,而柔顺则是对至善者而言了。至善者,就是那些不需有防备心的可靠之人。对于恶人是不须讲温和和柔顺的了。

无论男女,第三贵在礼让。礼让,就是表示礼貌的谦让。谦让之德,是女子魅力的最高境界。

女孩子到了生活可以自理时,便可慢慢地学着帮助父母家人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了,但是不要累着身体,因为正值身体生长旺盛时期,不宜劳累,最宜开发天分潜能,发展自己的爱好,但不要贪多,因为正如俗话所说“贪多嚼不烂。”

女子少年,宜勤奋学习。不仅要学好学业,还要有一技之长,针线女工和缝缝补补的技艺也是不可不熟练的,烹饪艺术熟能生巧。再有余力,当宜专些诗词曲赋之文采,琴棋书画等也略有精通过人之处。

女子在24岁以前,需注意营养要跟上,而且要营养均衡,不偏食,不偏凉;穿衣、穿袜、穿鞋、戴帽或扎围巾都要注意到,以健康保养为标准,冬衣宜棉不耍单,夏衣不露脐和腰,以养肾和护肾为要。再有就是修得一个好脾气,每天保持一个好心情,烦恼忧虑穿脑过,开心快乐心中留。如此做到了,必然能有一个靓丽的仪表和好的身心体质。

当记事起,就宜养成一个宽广而博大的胸襟,谦让和恭敬他人,好事做到先人后己,做了好事不留名,有了过失要及时改正,能够忍辱负重。常常想到自己是位谦卑者,没有什么骄傲自满的资本。

女子成年以后,在尽量按时并充足睡眠的基础上,早起一点,晚睡一点,在做好自身勤务的前提下,打理好家务。

女子不宜早恋早婚,因为身体和心理还没有到成熟期。女子心理和身体的成熟期在24岁左右。身体的成熟期以骨骼彻底成熟为标志。心理成熟期以自我抑制力强,懂得自尊、自重、自爱,不盲目相信他人,作风上不乱来为标志。女子恋爱宜在22岁左右走出大学校门开始,婚姻生活宜在24岁以后开始。

女子出阁,走进婚姻的殿堂,新的生活和人生的一个重要而崭新的阶段开始了。此时:

容貌宜端庄、淡雅而自然,不宜蓬头垢脸、浓妆重粉;

节操宜端正、适度而自尊,不宜放纵妄行、无有节制;

心态宜清静、平和而自守,不宜忽冷忽热、喜怒无常;

言谈宜谦恭、慈祥而有礼,不宜戏笑怒骂、不分场合。

已婚女子既要注意关照好丈夫,更要照顾好公婆。钱财之事不宜多计较,但要注意勤俭持家,细水长流。俗话说“破家值万贯”,一分钱很少,也要花得恰到好处。该破费时,只要有能力就在所不惜。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名节要紧,名利心不宜过重。

新女诫·夫妻第二

一阴一阳谓之道。阴阳奇偶相配,然后道合化成。女为阴,男为阳。夫妻之道,阴阳参配,上通天然之理,下通自然之义。故独阳不生,独阴不成。

夫妻之道,过去主要是男之外,女主内。如今,社会已经进入市场经济时代了,谁的能耐大,谁就可以主外。当然,主内主外的分工也不宜分得过于清楚,应当是家里的事情谁有空谁就多做一点,家务活是累不死人的,互相帮助地抢着干,活儿就没有那么多了。

丈夫如果无德无能,便为不贤。不贤之夫无以堪大用,更不能成为妻子的师表了。妻子如果无德无能,也是不贤。不贤之妻有如花瓶之状,摆设而已,既不贤惠,也不能辛苦经营一家之福。

夫不垂范于家里家外,便无威仪风度可谈。妻不垂范于家里家外,便无贤惠情操可讲。察过去的谦谦君子,御妻而难重妻,更难讲夫妻平等了,其威仪风度往往也是建立在男尊女卑思想之上的,实质上并无美妙可言。

夫妻之道,贵在能够相互提携、相互帮助、相互尊重、相互敬爱、相互体贴、相互理解、相互谦让、相互呵护;我离不开你,你也离不开我;相互之间如同二体一位,异性同体一样。谁伤到谁都是很不好的事情。所以在平日里重在抢着为对方着想,自己多干一点家务和两个人的事情,让另一半少一些辛苦。当一人蒙受冷遇,另一人就要细心体贴地关照和鼓励。夫妻之间常常是没有对与错的,不宜斤斤计较,更不能锱铢必较。婚姻之缘,贵在天长地久,有福同享,有难共担;衣不贵新奇华丽,食不重山珍海味;喜在平平安安处,乐在相互恩爱时;学在与时俱进里,修在淡然达观中;想在每时每刻里,放在人生徜徉时;定当共步天年彼岸。只有这样,才能成就真正的夫妻之道。

那些还没结婚就想着离婚的人,不是傻子,便是盲从者,或是小人,或是恶人。

新女诫·恭慎第三

阴性和阳性本是相对而异的。男子和女子的言行往往是不一样的。男子以阳刚为德,女子以阴柔为美。刚强是男子的可贵之基,温柔是女子的本性之美。故古人希望生男要像狼一样,惟恐他懦弱而没有骨气;生女要像鼠一样,惟恐她如同老虎凶猛无比。

然而,修身以敬为先,避强以顺为谋。故敬顺之道,为女子礼数中的最高境界。“敬”不是别的,而是持久虔敬之礼;“顺”不是别人,而是宽忍退让之风。与夫君能够行持久虔敬之礼,什么事情都有一个适可而止的度把握得牢靠些,知足而常乐;与夫君能够宽忍退让,则是崇尚恭敬而谦卑之风。

夫妻亲密无间之好,往往终身不离不弃,这是应当提倡和坚持的。然而,常在居室里周旋,免不掉会生出轻慢的言行来的。轻慢之心一生,言语上往往就过了头,失了礼数,言行放纵而无度。放纵轻慢之心,相互侮辱的事情就会发生。

常言道:什么都要有个度,适可而止就好,知足才能常乐。事有曲直,言带是非。是非曲直,自有公论,何必去争论、辩驳、诉讼个没完没了呢?如此便会生出多余的忿怒来的。其实怒也罢,生气也罢,都是相互不恭敬闹的。

侮辱之心一起,谴责、呵斥的言语便来。忿怒不止,对骂声、对打声便形成热火朝天之势。

夫妻之间,以亲以和为义,以好以合为恩。倘若骂声、打声不绝于耳,夫妻之义何在?谴责、呵斥的言语不绝于耳,夫妻之恩何有?恩和义都不存在了,夫妻关系也快解体了。

新女诫·女行第四

新时代的女子都有四行,一是女德,二是女言,三是女容,四是女功。

女德,不必境界崇高而才智绝顶;女言,不必伶牙俐齿而毕恭毕敬;

女容,不必浓妆厚抹而光鲜艳丽;女功,不必样样精通而工巧过人。

端庄娴静,贞行实节,温柔豁达,无有所耻,从善如流,遵纪守法,乐于助人,为女德。

言语温和,择词而说,不出恶语,思然后言,语不烦人,不好戏笑,善解人意,为女言。

及时盥洗,勤换衣着,勤于沐浴,身衣干净,容无怪味,貌无浮伪,齿指清洁,为女容。

专心业绩,颇有文采,针线工巧,烹饪自如,家道善治,勤俭节约,善于关爱,为女功。

此四行,女子大德之义,不可匮乏。虽然每行均有七端,却为之容易,只要用心,便可拥有。仁义之行可以至远。我为女子,四行为仁,自然而然,仁义行至。

新女诫·专心第五

    《礼记》认为男可以再娶,女不可以再嫁,夫为妻之天。这些道理已经过时,最起码是不符合现代婚姻思想的。男女有缘而走进婚姻的生活,相互之间需要专心对待,相互得意,不可相互失意。丈夫和妻子都要专心正色,礼数和仁义都要干干净净,恭恭敬敬,规规矩矩。耳不道听途说,眼不邪视,外出无妖冶浮华之气,在家也不过于随便,不和品行不良之人往来,不朝秦暮楚,不羡慕他人他家,专心经营自家之道,这便是专心正色。倘若言谈举止轻浮,目光游离,在家蓬头劣形,在外扭捏作态,听不当听之言,看不当看之处,便是并非专心正色了。

新女诫·曲从第六

班昭在《女诫·曲从第六》开篇中,重复了《女宪》的那句话,即“得意一人,是谓永华;失意一人,是谓永讫。”为什么要再提这句话呢?细细想来,是在说“能够得到公婆的信任和喜爱,作儿媳妇的会终生有了婆家的保障;如果作儿媳妇的失去了公婆的信任和喜爱,那自己在婆家有什么‘好果子’吃呢?恐怕家庭生活永远也不会消停的。”重提这句话的意思是,提醒女子在婆家要认真做好“定志专心”的功课。

在自己的小家庭里,要想到这个新家与公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这个家,要时刻注意不要失去公婆的心。要懂得这样一个道理:有的人、有的动物,常因为缘分上的不相合而离弃的;也有的是因为义的问题而受到迫害的。

在家里,丈夫爱你,公婆却说你的不是,如此下去,作妻子的就会为了坚持婚姻上的道义而损害自己的利益和名声,却往往不能言明公开,这样的委曲是很难受的。面对公婆的无理,你有什么办法呢?最好的办法就是善于逆来顺受,委曲顺从了。

当婆婆不说你的好时,你不要觉得委曲,还要坚持认真服从婆婆的吩咐。

当婆婆说你不好的时候,你更不要觉得难忍,智慧的做法是顺从婆婆的心就是了,不要去违背婆婆的想法,更不要和婆婆争论什么是非曲直。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在家里,和丈夫,和婆婆,在小事情上往往不能说谁对谁错的,况且婆媳之间的摩擦大都是因为鸡毛蒜皮一样的小事引起来的,细细想来有什么必要呢?当然,在大事情上的摩擦是要平心静气地说清楚的,但是也最好不要剑拔弩张的,大不了还有民事诉讼嘛!然而要是闹到了法院去解决问题,这婚姻的根基也就不大牢靠了。

以上就是女子出阁之后的曲从之道。所以《女宪》说:“妇如影响,焉不可赏!”这句话看字面的意思,好像是:妇女的好影响为什么不能奖赏呢?其实是在说:作为妻子、儿媳妇的人,要是在家里家外做得好,她的丈夫和公婆就应当去赞美,并进行必要的物质鼓励啊!

新女诫·叔妹第七

妻子能够得到丈夫的恩爱,全凭自己做得好,受到丈夫的赞许所致。当然,也离不开自己对公婆的孝敬和恭顺,引起公婆的自己的好感和认可。而和夫哥、夫嫂、夫弟、夫妹的关系保持得恰到好处,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和婆家家人的关系宜和睦而不宜疏远。特别是和小叔子和小姑子的关系,更要注意培养。小叔子和小姑子说你好,公婆也会被感染的,也会说你好。这样一来,自己在婆家处在一个安定团结的环境当中,丈夫自然会十分满意的。

一个聪明的人,在婆家往往会扮演一个端庄、温和、勤快、宽容的贤淑女子的角色,知过能改更是好上加好了。人非圣贤,谁能无过呢?知过能改,便是好样的。过去颜子贵于能改,孔子夸奖他为人能做到始终如一。身为人妻的人不但能够贵于改过,还应当事事做在前面,享受退在后面,如此做去,不愁没有好名声了。

《易传·系辞上》说“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两人心意相同,犹如利刃可以截断金属。心意相同的语言,其气味像兰草那样芬芳(这里所说的“臭”,音xiù读“袖”,指气味)。

一般来说,你和婆家人的关系处好了,既能够带头和睦家庭,又能够得到婆家家人的更多的援助力量,其乐融融,谁不说你好呢?想说你不好的人话到舌边也会掂量几下了。

反过来说,你如果和婆家家人处不好,关系比较紧张,别人家就会添枝加叶地讲说你和家里人的。

一个贤惠的人,总会自然而然地在家里家外做到先人后己,总会让着别人,能够自觉地忍辱负重,谦虚,柔顺,从不张扬自己的优点和特长,默默无闻地治理着家庭。这样的人往往会赢得许多来自家里家外的人好的赞誉,久而久之,娘家人知道了也会感到光荣的。

而一个真正的愚蠢的人,则会在家里家外张牙舞爪,自持所谓的清高,骄傲自满常常过了头,大事情做不来,小事情又不愿意做,常常会怨天尤人,成为家里生烦的种子,久而久之,坏名声不宣自传,娘家知道了也会脸面上无光的。

女子在婆家,最好相处的应当是小叔子和小姑子,只要你对他们真心关爱,有了好事常想到他们,常关照他们,就会赢得他们的心的,自然会和你成为“统一战线”了。赢得小叔子和小姑子的心关键点是谦顺之道。谦虚、谦让是妇德的根本;而柔顺、恭顺则是妇行的根基。只要恪守住谦顺之道,就足以把家庭搞得和和睦睦的。

《诗经·周颂·振鹭》说:“在彼无恶,在此无斁。”这句诗的意思可以理解为:“我在娘家,没有人厌恶我;我在婆家,没有人厌弃我。”能够做到这一点,有什么事情做不好呢?以上所说的也就是这个道理。

                                      201084日星期三 1606

注:温信子所编写的《新女诫》已经收入《女学琼林——中华女子国学修养枕边书》一书中,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