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应单页网站模板:毛泽东为何要让康生告状穿帮?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作业大巴 时间:2020/04/08 16:15:39

毛泽东为何要让康生告状穿帮?

(2012-02-06 08:48:55) 转载

文革初期,“海派”与“京派”的夺权与反夺权斗争是围绕着彭真的《二月提纲》展开的。

对于“海派”来说,彻底否定彭真的《二月提纲》是打外围。

1966年2月3日,中央文化革命5人小组开会讨论由姚文元批判《海瑞罢官》陡然引起全国性的学术界大骚动问题,大海好像煮开了。小组里的内奸康生坐在沙发上沉着个刀形多皱脸莫测高深地不发一言,彭真几次征求他的意见,他都摇摇头说:“没有什么好讲的”。

康生的微妙之处就是对问题阴阴阳阳,避免明朗化,留有后路,可进可退。

彭真见大家没有不同意见,委托中宣部副部长许立群和姚溱把会议讨论的情况整理出来,向中央政治局报告。二位大笔杆连夜整理出一个《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就是后来著名的《二月提纲》,交予彭真。彭真作仔细修改后, 2月5日,提交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谈论。刘少奇主持会议,他对康生、江青背后的一系列活动一无所知。

刘少奇问彭真:“吴晗与彭德怀究竟有没有联系?”

彭真答:“根据调查,两个人没有组织上的联系”。

刘少奇说:“好,但还需要再请示一下毛主席”。

康生仍然冷悠悠地不说话,看“刘邓彭”如何表态,琢磨怎么告御状。

2月8日,5人小组集体飞至武汉,然后劲直奔东湖宾馆。

毛主席得知5人小组来到后,立即听取汇报。

听完汇报,毛泽东问了一个刘少奇问过的问题:“海瑞罢官问题与彭德怀翻案是不是有联系?”

彭真说:“根据调查,不存在组织问题。”

然后,彭真继续说:“根据调查的事实,说明吴晗和彭德怀,根本不存在什么组织上的联系。吴晗是根据毛主席在1959年4月上海会议提出要学习海瑞精神,《人民日报》向他约稿的情况下,才动手写文章的。那个时候,庐山会议还未开呢。庐山会议是在上海会议3个月之后才开的。也就是1959年7月才开的。而恰恰是在这个会议上,才罢了彭德怀的官。从时间上说,两个会相差几个月时间。《海瑞罢官》这出戏的剧本,是在庐山会议之后发表的。但动笔确实是在庐山会议之前,这是事实。《海瑞罢官》这出戏上演之后,主席作了肯定,还把马连良请到家里作客,主席当面称赞马连良演得好,剧本也写得好。”

这都是事实。毛泽东点点头,但话锋一转,说:“我说过,吴晗的文章的要害是罢官”。

彭真说:“是的,主席说这个话,是在姚文元的文章发表之后”。

毛泽东稍事沉吟,然后拿烟的手指指康生说:“这是康生向我讲的,是康生的发明权。”

康生黄瘦脸顿时变红,摆手说:“不不,是主席的发明权”。

毛泽东重复一次:“发明权是你的”。

彭真一惊,一束锐利的目光射向康生。你康生怎么这样干?你为什么不给我讲?

康生脸通红,十分局促,尴尬,感觉是主席把他出卖了!穿帮了,穿帮了!怎么给彭真这样讲?这我还怎么在彭真的小组里工作?彭真领导北方局,彭真在晋察冀,彭真在东北,彭真改造旧北平,主席是念彭真功劳大要保他过关吗?是要算我的旧账跟过王明吗?顿时一个寒噤,很惶恐很后怕。不该这样呀,主席!不该这样的!现在还拿不定主意,对彭真还下不了狠心,不好呀!难道我与彭真的斗争还是一个未定之局呀?

彭真这时心中明白,康生故伎复萌,一直在告御状呢!

论语曰:“色厉而内荏,譬如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

毛主席提倡读盐铁论。盐铁论曰:“若穿窬之盗,自古而患之;是孔丘斥逐于鲁君,曾不用于世也”。

2月11日晚间,北京,彭真根据向毛泽东汇报未提出异议的情况,走程序,拟出中央批文,拟转发全国。彭真送文化革命小组5个人画圈儿,康生居然也画了圈。

画圈后,康生在钓鱼台感觉惶恐不可终日,在这种时候,只有一个人能扭转乾坤,那就是他山东诸城张府保姆的女儿李云鹤,那就是1930年在上海叛变革命由他保护过关的蓝苹,也就是在延安再次由他作证过关的江青。这条内线必须最大限度地利用。

然后他找江青商量,康生对江青说,你的作用谁也代替不了。工作还要你做。行百里者半九十,不能功亏一篑。我们必须单独给主席汇报一下,不然主席信了彭真的,我们一切工作都白费了。我们不能与彭真下一个和棋嘛,后患会无穷的。

康生对江青说:如果能当面汇报一下就好了,你处于特殊地位,要想办法促成这件事。

江青格局很大,说“汇报由你汇报,工作由我来做。我看彭真有多大能耐!”

3月28日,江青给康生争取到单独到杭州刘庄给毛主席汇报的机会。江青一侧旁听。

康生报告毛主席说:“主席,彭真执笔的这个汇报提纲是反对文化革命的,是在包庇吴晗的,包庇吴晗就是包庇北京市委,也是包庇彭真自己。所以彭真要死保吴晗。如果是按照这个提纲做下去,全国学术界就会鸦雀无声,一潭死水,这不是搞文化革命,倒是限制压制文化革命。”

康生说:“彭真他们是反对主席的,在吴晗与彭德怀翻案问题上,他们明明是与主席唱对台戏的。彭真当面反驳主席。主席明确指示《海瑞罢官》这出戏,同彭德怀翻案是有联系的,彭真不尊重主席的意见,在他的眼里还有主席吗?没有。他们把北京市看成是自己的独立王国。在这个独立王国里他就是老大,别人都不在话下”。

江青说:“我完全同意康老的意见。在他们的眼里,已经没有我们的地位了!现在四梁八柱都是他们的人。他们的矛头是对主席的,不能再犹豫了!我觉着现在动手都已经有点晚了!”

康生说:“姚文元的文章他们也知道是有来头的,就是按兵不动,他们把主席的话只是当成耳旁风。他们想架空主席,然后取而代之”。

毛主席生气地说:“这个提纲是错误的嘛,混淆了阶级界限,不分是非嘛”。

康生一听,心中窃喜,但还是压抑住了巨大的兴奋,未敢流露出来。

从刘庄出来,回到西泠宾馆,康生开始考虑回北京怎么向主持一线工作的“刘邓周”传达毛主席的“最高指示”。(王波2012年2月6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