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不如戏子作文:中国眼里的苏联解体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作业大巴 时间:2019/12/09 07:12:48

中国眼里的苏联解体

FT中文网公共政策编辑 刘波 字号 最大 较大 默认 较小 最小 背景                     评论[61条] 打印 电邮 收藏 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20年前的圣诞节,1991年12月25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晚上7点32分,在克里姆林宫上空飘扬了74年的红旗被缓缓降下,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一场社会主义实验以如此惨淡的方式画上了句号。

苏联的瓦解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标志着“冷战”的结束,美国独霸局面的到来。在以往的历史上,一个如此庞大的强权的坠落、国际格局如此巨大的变化,通常都有一个曲折反复的过程——忠于旧强权的力量不愿退出历史舞台,造成旷日持久的流血和战争。但苏联解体的最大特点是悄无声息——不仅是民众,将近2000万苏共党员平静(甚至也许愉快地)接受了现实。一些原苏联成员国爆发了战争或内战,但这些战火都与是否维护“社会主义”无关,只与民族或教派利益有关。

这也许不像是一个大国的覆灭方式,但它就是发生了。在苏联解体之后,许多西方分析家倾向于认为,苏联的体制是脆弱的,是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的。但事实上,苏联在历史上遇到过比1991年严重得多的挑战,并都得到了成功应对。例如二战期间的德国入侵,当时苏联执政党证明了它解决危机的能力,以及它享有的民众支持。20世纪中期,苏联实现过高速的经济增长,也曾被许多“第三世界”国家视为一种新的积极力量——也就是说,曾经拥有过自己的“软实力”。但在1991年,这些“软”、“硬”实力似乎都消失了,它似乎被无情地扫入了历史的垃圾堆。而苏联的解体,也就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历史谜题。

苏联解体也在中国激起了巨大的震荡。当时正在上中学的我还记得课本中的话,大意是:“这只是资本主义的短暂复辟,社会主义必将胜利。”但后来,政府就渐渐不大用“复辟”这个词来形容1991年的变化了,而更喜欢用苏联“解体”这个相对中性的称谓。英语世界里更喜欢用的是“崩溃”(collapse)或“覆亡”(fall),而不是解体(disintegration)。在中国,措辞是很讲究的,这或许意味着,政府也已接受了社会主义苏联一去不复返这一现实,不再试图为其“招魂”。

当然这也许是一个普遍问题,而不为中国独有。在西方,当人们总结苏联解体的教训时,也许流行的看法是,苏联解体证明了自由资本主义的胜利和社会主义(确切地说是苏式共产主义)的不合时宜——到此为止。但近年来也有一些西方学者提出,不能将当时的事态变化简单化为一些俄罗斯人期待民主与市场经济,而守旧者加以阻挠。真实的情况可能是,由于苏共长期的集权统治,由于公民社会受到的打压,一些利益集团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资源,拥有无法受到制衡的左右政策的实力,足以在任何经济或政治体制转变时保障自身利益并牺牲民众的利益,甚至,也许苏共的垮台能让他们更方便地实现自己的利益。如果是这种情况,那毫无疑问,当年的苏联变局就与今天的中国有更大的相关度了。这只是一个例子,说明近20年来的俄罗斯历史,还有很多资源可挖,其意义不仅仅在于证明“民主”或“市场经济”的价值。

从大的角度看,一直以来,俄罗斯研究在中国并非显学,一方面因为中俄从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交恶,双方民间交流不足,相互认识不够,另一方面,中国20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后又有师法欧美的心态,于俄罗斯经验不甚推重。但俄罗斯的历史与现状与中国有很大的契合度。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政府与官僚系统的组织方式,中国的教育体制、经济发展方式等,都带有很强烈的苏式社会主义的基因,有些是我们不觉察的,甚至有些是我们不愿承认的。苏联解体之后的俄罗斯转型过程,是我们考察自身的一面镜子。但严肃考察的前提也许是,突破苏联解体“是好还是坏”的思维框架,重建我们对于20世纪80年代之后的俄罗斯的历史叙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FT中文网实习生张硕对本文亦有贡献。)